人生几何

呆毛君要勤奋工作啊!

卷包会

摸鱼

红椒的文字仓库:

一句话简介:约///炮有风险,开///房需谨慎


脑洞来自我父上偶然看到的新闻,当然新闻原版大家就不要考证了一点都不可爱会幻灭的


虽然一眼望去很多带卡但是这个真的是佐鸣的故事,所以不打带卡tag


  


  


  






  


对带土来说,这本来应该是普通的一天。


奇怪的事情是从傍晚开始发生的。因为想要和卡卡西约会,所以他强行陪着卡卡西去某区派出所送文件,这样下班之后就可以一起回家。在等待卡卡西交接的时间内,他百无聊赖地站在办事大厅里研究来往的行人,发现自己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不是他家二侄子吗?


二侄子是个好学生,好青年,大概因为亲團哥太优秀作为弟弟很有压力的缘故,好得几乎有点僵硬了。他就读于本市某大学,且住在学校宿舍,已多日没有归家,带土以为自己下次见他起码也要等到寒假过年家族聚会的时候,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他在派出所门口徘徊。


徘徊?


这姿势不对啊?


对于一般的大学生而言,日常生活中实在是没多少需要用到派出所的地方,除非是遭遇了小偷,或者严重点,遭遇了来自xx的骚扰之类。然而佐助虽然漂亮,却实打实是个带把儿的,平时也蛮喜欢健身运动,被骚扰的概率应该不会很大——也不能说不大——算了,起码对佐助来说都还算比较容易解决的问题。


那大概是遭遇小偷了?手机被偷了?钱包被偷了?宿舍被偷了?


遭遇小偷也不至于在派出所门口一直徘徊吧……这欲言又止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带土在办事大厅里隔着玻璃窗仔细研究二侄子的行动轨迹,只见他在两根电线杆之间作着不规则布朗运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偶尔会下定决心往派出所大门疾行几步,又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生生打住,慢吞吞踱回两根电线杆之间……


眼见他在派出所门口犹豫了近十分钟还没有下定决心,带土的耐心首先耗尽了,他绷一绷身上的肌肉,做好了大摆前辈架子的准备,豪迈地将玻璃门一推,大步走到二侄子背后将他肩膀一拍:“佐助?你在干什么?”


“?????!!!”


佐助忽然发现家中不甚着调的小叔叔就在自己身后,脸上青青白白,转身欲走:“没有,无事发生。”


“啊呀看你的脸色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吧是被劫财还是劫了色来吧向警察叔叔倾诉你的烦恼——”


“我说了无事发生啊啊啊啊啊!放手!!!”


没有八卦欲望的警察一定不是好叔叔,比起尚且还是幼齿大学生的佐助,带土显然具有更加丰富的抓捕经验。他长手一捞,便不顾佐助猛烈挥舞的双手将他的脖子一勒,然后械着他往隔壁茶餐厅的方向移动,一边移动一边还空出一只手给卡卡西发信息:“来隔壁茶餐厅!有故事听!”


那边收到信息的卡卡西内心顿时泛起一股无奈之意——这又是要折腾谁?等到他做完交接工作,找到带土的位置,发觉他和佐助正呈对峙状态,眼看着就要当众释放宇智波特有的家族爱。卡卡西疲惫地揉揉眉心,觉得自己好像一根控制棒,奋不顾身地插團进这两个核反应堆之间试图缓解气氛:“怎么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你们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带土挖了一大勺冰激凌放进嘴里,乐呵呵道:“是这小子有事要报警。”


“报警?”卡卡西望向佐助愈发紫涨的脸,担忧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佐助闷声窝在自己的座位上,死不开口。


卡卡西只好拿出自己针对宇智波的毕生研究,千哄万哄,在做出请他吃十次番茄火锅并且绝对保密不会透露给别人尤其是他鼬哥的承诺之后,佐助的态度总算稍稍软化,他先是喝了口冰镇的鲜榨橘子汁冷静一下,然后才一脸沉痛,缓缓开口:


“我被骗了。”

  



  


  


  


  


  

tbc.

具体怎么骗的下次再讲

  


  


  


  




评论
热度(139)
©人生几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