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本毛

夭寿了!我媳妇突然变成了别的儿子!【4】

红椒的文字仓库:

@玄衫月 来了!

————————

和亲家的联合文,我们的目标是让儿子们结婚!!生崽!!!

请配合亲家的奇数章节食用。
我儿子∶戚风
我儿婿∶梅子真
原耽,更新看天。

请勿转载!
————————

目录酱:

【1】

【2】

【3】

——————

第四章

梅子真愕然抬眼:“掌门?”


……掌门?


戚风心里顿时打了个突——掌门?不会要将他关起来吧?他戚风在江湖上行走数年,得罪过的修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也不是没在别人的地盘上耀武扬威过,可从来没有混得像今天这样惨过——绝对不是我的能力问题!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是个蛇妖?他要干什么?他在和他们掌门说什么?不是吧来真的吗万一查明自己的身份之后把他丢给仇家怎么办……


戚风艰难地扭头望向梅子真,想要弄明白他们在交流什么,可梅子真只将左手两指并拢点在太阳穴上,显然是在用他的本门秘法交流传信。不过他看起来暂时注意力不在自己这边,虽然大概并不可能逃得掉,但是离他远一点也是好的……


他感受一下自己的四肢,虽然依然有被禁制控制的感觉,但比刚开始的时候要好上许多,于是坚强地在梅子真的眼皮底下蠕动起来……


梅子真眼角瞄到戚风在蠢團蠢團欲團动,毫不留情地一脚踏上,很不意外地听到了一声“嗷”。


他挑挑眉,脚下力气又重了些。


戚风一口气闷在肺里简直要憋出團血。


“狗團日的名门正派!”他想到仙琼派居然还是首屈一指的修真大派,顿时更生气了,“什么正道领袖!你明明是个妖修!抢别人东西就算了,还要抓人?快把我放了!”


骂到一半,他背上的脚忽然又用力,这一下简直将他肺里的空气都挤出去,于是他哑了声,骂不动了。不过大概踩着他的人还知道这样时间长了会憋死,于是偶尔还会松一松,叫他喘口气儿。又过了许久,梅子真像是终于把该说的话说完了,掐着禁制松开脚,拎着戚风的头发叫他面朝自己。


“你丢了丹药,正大光明从正门进来要便是,何必擅闯禁地?你看到了我的秘密,现在可不能轻易叫你走了。”


“要?要了你给吗?”戚风嫌弃道:“你们这些所谓正派人士,仗着自己身处修真大派便肆无忌惮抢人东西,我见得多了,给了才奇怪,呸!”


梅子真被呸了似乎也不见生气,也不觉得脑袋上的正派帽子重,只死死掐着诀叫他动不了,然后在他身上上下摸索起来:“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好——那丹药也是有灵性的,你想双修,为何不认真找个道侣?”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不想还?你也知道灵化丹?你怕是想留着自己用吧——等等,你在干什么?”


梅子真已检查完他的两个袖子,又将戚风翻了个面儿,叫他仰面躺着,扯开破烂的丹袍,伸手去解他的衣襟。


——这画面不太对!


戚风吓得声音都变了调:“你要干什么???”


梅子真憋了半天,道:“我不能让你身上留着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住手!”戚风愤怒道,“抢走了我的灵灵还不够?你无耻!”


可惜自古以来都是强者的愤怒才有存在感,弱者的愤怒是无用的,戚风虽然很有骂人的精力,但也不过只能骂骂人而已,终归是要瘫在地上任人搜捡的。梅子真将他身上各处能藏匿东西的地方统统摸过一遍,手边大大小小的锦囊堆成一座小山,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种行为不太地道,但理智最终战胜了良心,将那小山拢一拢,取芥子袋来统统收了,放怀里贴身藏好;然后又另外找了一个容量大些的芥子袋,准备把人也藏进去,动手之前又迟疑一下——戚风身上的丹袍早已变成破烂布条,只穿内杉总归不雅,想了想,又寻了件自己的干净外衫出来,准备给他先盖上。


他先前只顾着搜检东西没太在意,现在才发觉戚风早就不出声儿了,并且闭嘴的原因也明显得很——他两腿之间不知何时鼓起一个小包,脸上绯红一片。


梅子真:“……………………”


戚风:“………………………………………………”


梅子真迅速用自己的外袍给戚风盖上,然后匆忙将人收进芥子袋中。

 

 顺便艰难复建下,好久没动笔都快不会写文了

评论
热度 ( 4 )
  1. 人生几何红椒的文字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 人生几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