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圈地自萌ing

已搬家,新博请戳我主页里的转发

[佐鸣]山中人兮芳杜若(08)

哎呀!第一次结婚没有经验,还有点紧张!#bushi😂

流裳三世:

『他原本抓住了,但他放手了』


『我还活着……(说好的请假闭关呢?!!)』


『大家六一快乐!虽然没有收到糖满心怨念…』


前文01 落花人独立        02 微雨燕双飞


03 似是故人归             04 等闲平地起波澜


05 欲将心事付瑶琴      06 连理千花,相思一叶


07 故人何处觅






08  山水又几重





三个月后的双十之日,四星齐聚,朱雀七宿中的翼火蛇压境,大吉将凶之兆,储君宇智波佐助将在这一日登基为火之国新一任的帝王。





鸣人的月读居也终于建成了,但他没有搬过去,佐助也没有催他,由着他住在天照阁。





——这样他们高兴,水月三人组也高兴,皆大欢喜。






十月九日,重吾在为明日的继位大典做最后的准备,香磷在检查明日要用到的食具和酒器,水月在给佐助看礼服,激动的仿佛明日要继位的人是他:“嗷这件礼服太帅了!殿下你穿一定会倾倒众生的天哪勇敢的上吧!让万千花一般的少男少女为了殿下脸红心热的晕倒吧!啊我也……”话没说完,草薙的剑尖已经抵到他的鼻尖上了,佐助冷冷的说:“出去。”






赶走了聒噪的水月,鸣人伸手去摸那件绣着云火纹的礼服半开玩笑的说:“确实很帅啊嘚吧呦,也许明天为了你昏倒的女孩子里有一个就是你未来的皇后呢……”





下巴被一只手捏住,然后被扳了过去,佐助眯着眸,语气有点冷,话里却全是柔情:“我可只有你一个。”





鸣人的脸一下子烧的通红,佐助在他脸上啄吻了一口,随后垂着眸看着那件礼服,手无意识的摸着鸣人的下巴,眸中深深浅浅变换了很多层不同的色彩,却不发一言。





鸣人伸手蘸了薄荷油,绕到佐助身后给他揉了揉太阳穴,暗暗用灵力在他体内走了一圈,心思一动:“佐助,你在怕什么?”





佐助冷哼:“我怕?”






“别对我说谎嘚吧呦,九尾狐是可以看清人心的精灵,”鸣人突然握住佐助的双肩将他向后一拉,眸色染了淡淡的金,居高临下地望到佐助眼里,“野心,愤怒,不甘,仇恨,对未知的恐惧,对自我能力的否认,对人性的怀疑,以及不想失去挚爱。”鸣人认认真真的看着那双有些失神的美丽眸子,叹气,“佐助,你在害怕,你想做好这个国君,又怕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我说的对么?”







佐助有些狼狈似的:“对,你说的都对。”






“佐助,其实你的前路很远也很暗,”鸣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悠远而飘忽,仿佛能蛊惑人心,“但是,别怕,我师傅说,不怕的人面前才有路。”






佐助眸中有什么东西熄灭了:“这种样子被你看到真是难堪。”






“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啊嘚吧呦。”鸣人笑着,眼圈儿有点红。





“鸣人,我们成亲。”佐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好,我们成亲。”鸣人却没有丝毫的犹豫。






佐助的心尖儿突然一动,鸣人俯下身子,那双眸子那样璀璨,眉睫上的晶莹滴落在空气里,就此成为佐助梦中的江南,四唇相贴间,鸣人柔软的舌轻轻舔舐着佐助的上颚,两人深深吻在一起,一点点暖流被渡进佐助的口,与心底的那些坚硬与寒冷,慢慢交融。





等到两人分开,鸣人轻轻握住佐助的手,他的吻轻柔落下:“你一定会成为一位好国君。”






佐助将他拥进怀里:“你师父是个哲人?”






“这就开始问家长了?”鸣人噗一声笑了,“他才不是哲人,他是天界司命神君,而我是个司命上仙,所谓司命宫,专写凡人命格,每一个精魄该入六道中的哪一道,都由天命簿决定,看惯了人间疾苦与各种磨难,其实司命的仙君才是最无情的呢。”






“你?无情?”佐助无声的笑了,“那你见过我的天命簿么?”






鸣人笑了笑道:“你是人间的帝王,恐怕精魄会是颗星辰呢!我陪你一世,下一世去替你写个好人家怎么样啊嘚吧呦?”





“你自己说过救我三次之后就会离开,如何陪我一世?”







“那你就要好好保护自己,别让我去救你啊。”鸣人又笑了,干净清爽的笑容,他在佐助颊上吻了吻,“早点睡吧。”说着他屈指弹了只瞌睡虫让佐助沉沉睡去,自己却一夜无眠。







佐助继位的那一日是十月中最好的日子,也恰好是千年前鸣人飞列仙班的日子,鸣人同大蛇丸一同站在观礼的前列,白玉阶一共九十九阶,上窄下宽,笔直地指向祭台上的印玺与帝冠,鸣人手心有汗,却不知自己在担心什么。





吉时已到,礼乐声中一个男子缓缓走上祭台,乌发如瀑,剑眉星目,清清冷冷的样子却是不怒自威的,一袭黑色烫金礼服,十分隆重华贵,纷繁的红色云火纹样自腰间汹涌而下,直铺的满地皆是灼灼耀目的绯色,他一步步走的极慢,目光却无半分迟疑。






他终于走上了高台,郑重的接受了印玺和帝冠,沾在顶端的他耀眼如星辰,却又是那么的孤独,鸣人同周围的人一起下跪叩拜,佐助动了动手指,鸣人立刻感受到了,抬起头看向他,远远的目光交织,虽然佐助仍是面目表情,可那目光中却尽是一池春色。






“鸣人,你觉得佐助能坐稳这个位子么?”耳边突然响起大蛇丸的声音。






鸣人转过头看着大蛇丸:“……你什么意思?”






“他的力量还不够,对力量的渴望还不够。”大蛇丸似是自语,转而又笑了,“鸣人,你的老师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个人的软肋将要了他的命?”






鸣人敛了笑容,带着冷漠与疏离:“我同我的老师一样,只会因为我们的软肋而变得更强,不要动佐助。”





大蛇丸嘲讽的弯了弯唇,三个月之内,佐助对他说“别碰他”,鸣人对他说“不要动佐助”,真是热闹。





而沾在高台上的佐助,感觉无名指被一线牵绑的生疼,他握了一把空气在手里,扬起头笑叹了一声。










双十日,四星汇聚,他继任为王,鸣人同他隔着人群对视,不过几百米,可那之中隔着四月的盛放樱花,也隔着七月份染血荷莲。







tbc.





『下一章疯狂填坑预警,以及礼服的样子参见晓组织的衣服…那真是不能更帅了!』




『感谢所有长情的人吧,不多说了比心❤』




『顺便庆祝一下为了不再咸鱼下去我找到了文画cp的说!这下就可以抱着太太的腿咸鱼下去了…(bushi)说好了我写文她就画画!来来来催更了催更了(拎着小皮鞭) @呆毛君不可以只做辣鸡画手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