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圈地自萌ing

已搬家,新博请戳我主页里的转发

说好的假结婚怎么可以反悔

写完之后点了一下标题整个文档竟然消失了……好不容易翻了备份才找出来……那一瞬间我哭了真的……

红椒的文字仓库:

#我本来想写个正经点的修真……但是我觉得最后好像崩了……没办法两人一互动我就严肃不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觉得某些设定眼熟的话,很正常!因为我正在沉迷我的道侣天下第一……我好喜欢墨曦师叔噢噢噢噢哦哦哦怎么这么可爱!虽然他戏份好少……






















宇智波佐助堕落成魔了!




这消息一出,宗门内外皆蠢團蠢團欲團动起来——因为佐助的道侣漩涡鸣人是难得一见的绝佳鼎炉。幸好他所在宗门乃是首屈一指的大宗门,又有师尊与道侣相护,才没被心怀贪念的修士抢夺了去。




可现在佐助叛出师门,堕落成魔,一切便不一样了。




因教出此等孽徒,他们的师尊被罚闭关,鸣人作为佐助的道侣更是处境微妙,平日里不相熟的修士见了他便绕道走不说,即使是相熟的修士亦只能暗中帮衬——谁知道他会不会想要追随道侣入魔?




不过比起入魔,还是自己的鼎炉体质更加让鸣人觉得不安。




大宗门虽然有大宗门的矜持,暗中还是有些人爱走偏门,毕竟一大群人聚在一起,无论怎么筛选,总会出现那么几个败类。虽然暗中败类,但毕竟是在大宗门,表面上还是要端着,结果就是比起门外的魔修,来自宗门内部的暗箭反而更加防不胜防。




左右都是不见人最安全,鸣人索性闭关了,闭关前将一对玉璧拆开,自己拿一片,又让好友鹿丸拿了另一片,每日在玉璧中输入灵气,两片玉璧便能相互感应,这样鹿丸即使足不出户,亦可知鸣人平安无事。




虽然处境艰难但实在无法可解,只能暂且熬着。




说是闭关,但鸣人实在无心修炼,每日不过打打坐走个形式,虚度光阴而已,反正此时他心绪不宁,强行修炼反而极易走火入魔。




入魔。




佐助为什么会入魔?




他和佐助虽然名义上是道侣,却并无实质关系,因为佐助修的是断绝七情六欲的无情道,修为越高越无情,并不需要道侣。只不过,他和鸣人是同一批拜入宗门的弟子,自己因相貌被女修纠缠不说,更看不惯鸣人因鼎炉之体成日被骚扰,于是两人干脆结为道侣,反正佐助不需要双修,鸣人不喜欢双修。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道侣,不过两人同桌而食,同榻而眠,同出同入,甚至还结了道侣印,除了未曾双修之外,看起来倒与一般道侣无异。




……佐助。




鸣人在玉床團上蜷成一团。




因结了道侣印,他们的神识被联系在一起,只要心神一动便可相互联系。可自从入魔之后,佐助似乎单方面切断了联系,无论鸣人怎么呼叫都得不到回应。




——也许永远不会有联系,因为佐助本来就不需要道侣。




鸣人抱着被子蜷成一团。




他忽然觉得寂寞。




好在被子上还残留着些许佐助的气息,这让鸣人得以安心入眠。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半梦半醒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念自己的名字。




……佐助?




佐助!




鸣人灵气一转,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佐助!”




佐助的声音在他的识海里响起来。




“我在。”




“你怎么会……”




“门内有人用阴魂污损了我的经脉,我已经不能再修仙道了。”佐助似乎知道他想要问什么,语速稍显急促地说道:“要和我一起走的话就出门向南,我在路上接你……快走!”




最后两字的语气极其严厉,鸣人初时被他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觉卧房梁上不知何时卧了一只蜥蜴,两只碧瞳邪气横生,不知道是谁偷偷豢养的妖宠。




鸣人吃了一惊,起身便逃。




那妖宠见他遁逃,身体倏然变大,紧跟着他不放,这一追一逃闹出的动静颇大,将门内众位修士吸引过来,有人惊疑为何门内有这种妖兽,又有人御剑上前想要拦下鸣人,不想鸣人却闪身避开他们,直直向南飞去。




“这是什么东西???”




“他要去哪?”




“等等,他是不是想要趁机逃出宗门?”




“快!护山大阵——!”




“佐助!”鸣人此刻已经感应到佐助就在阵外,他焦急道:“怎么办!我冲不破护山大阵!”




“无妨。”佐助冷静道,“你再快点。”




鸣人咬紧牙关,全速飞行。




须臾,他看见前方远远亮起了一道熟悉的剑光,自下而上,直直撞向护山大阵,整座山连同阵法顿时剧烈摇晃起来,鸣人立即御剑向旁边避开,以免被剑气冲到。




护山大阵被硬生生砍出一个破口。




待剑光消却之后,那破口也开始缓缓闭合,鸣人调动全身的灵气,抢在最后一刻冲出大阵,立即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佐助!”




虽然佐助身上的魔气令他心惊胆战,下意识挣扎起来。




“别动。”




听到佐助的声音,鸣人才冷静下来,仔细打量佐助。许久不见,佐助原本就白團皙的脸更加苍白,眼底似乎泛着淡淡的青影,一身玄黑,身后的翅膀又黑又大,将两人的身体笼罩起来。




……翅膀?




鸣人揉揉眼睛。




“……翅膀?”




“……”




佐助抿了抿嘴唇,末了箍團住他的腰:“抓紧。”




“哦……啊!啊???”




——用翅膀飞行比御剑快好多?????




毕竟御剑飞行虽然姿态优美,但是完全不符合空气动力学,佐助稍稍振翅,飞行高度便远远大于那些御剑飞行的修士,很快就甩下他们,向魔界飞去。倒是有带着坐骑的修士想要追过去,然而那只本来在追鸣人的妖兽突然暴走,两相比较,还是处理来历不明的妖兽更加重要。




鸣人就这样被佐助带回洞府。




若不是被佐助带着,鸣人根本找不到洞府下了禁制的入口,刚进去时,他以为这个住处可能会很简陋,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桌椅家具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个温泉池,且温泉上方的岩壁有一道空隙,隐约漏了些天光下来。




“……佐助……”鸣人震惊道:“这洞府好像……不像是短期内建起来的……”




佐助在他身后懒洋洋道:“抢来的。”




“……抢?”




鸣人反应了一会儿,突然紧张道:“抢来的?那原来的主人呢?被你赶走了?杀掉了?死透了吗?万一没死透会不会来骚扰……啊!”




最后那一声是因为佐助突然整个人压在鸣人身上,结果两人一起掉进温泉池里。




“!!!”




到了水中,佐助扔挂在鸣人身上,两人差点一同倒栽进水底。鸣人挣扎许久,好不容易拖着佐助浮出團水面,发觉他脸色发青,体内的魔气亦有些混乱。




“怎么回事?”




鸣人扶着佐助靠在池边。




他本想帮佐助渡气调理,又想到佐助如今已经入魔,贸然渡灵气给他也许无济于事,或许还会有害。




佐助靠在池边闭目养神,缓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入魔之后,我吞了一颗妖兽的蛋。”




“蛋?”




“本来想吞掉妖兽的修为,不过好像有点消化不良,稍稍用点力气就会变成这样。”




鸣人又将他上下摸索了一遍,终于了然,佐助一口气吞入了太多的修为,虽然时间长也能消化掉,但是要等很久很久,在此期间最好静养,不要贸然使用魔气。




“那现在怎么办?你要闭关吗?有办法快点消化吗?”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怎么做?”




“双修。”




“……”




空气突然凝固。




鸣人渐渐漂离佐助。




佐助拉着他的袖子将他拖回来。




“等一下等一下,”鸣人尽量离佐助远一点,“你修的是无情道!”




“现在入魔了,修不了了,只好反其道而行之。”




“我选的功法并不需要双修!”




“入魔之后就需要了。”




“可是我并没有入魔!”




“双修之后就入魔了。”




“你……”




鸣人突然转身往温泉的另一边游去,本来是想趁着佐助行动不便离他远一点,讨个清净,可是他忘了自己身上穿着宽袍大袖,被佐助轻轻一扯便漂了回来,两手往他腰上一扣,便动不了了。




鸣人:“………………”




佐助凑在他耳边,似乎有点不耐烦。




“在修真大能身下做毫无尊严的炉鼎,或者和魔修做道侣,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大蛇丸:你们的家事我懒得管,但是能先把房子还给我吗?



评论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