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要勤奋工作啊!

卷包会6

啵唧

红椒的文字仓库:

一句话简介:约炮有风险,开房需谨慎


脑洞来自我父上偶然看到的新闻,当然新闻原版大家就不要考证了一点都不可爱会幻灭的


虽然一眼望去很多带卡但这个真的是佐鸣的故事,所以不打带卡tag


对不起,我又拖了一章……我争取下章写完然后下下章半年后番外……你们怎么还不去上床????快抱在一起滚去床團上!!!【脏话】


第一更这里


第二更这里


第三更这里


第四更这里


第五更这里


#卷包会的意思可以近似理解成情人突然拿走你的财产跑路,比方说晚上你们睡觉的时候还在海誓山盟,第二天起来突然人去楼空这样


  


  


  


  


  


  


如果一个人仅仅长得漂亮而已,那么此人或许很有杀伤力,但很有限;如果一个人不仅漂亮,而且撩,那就简直太危险了,方圆五百米内将尽皆轰杀至渣。


此刻的鸣人就感觉自己正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


老实讲,拉面店实在不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这里人多嘴杂,且空间过于敞亮,并不适合拉拉小手碰碰小脚谈情说爱什么的,就算交换分享食物吧,拉面这种又细又长汤汤水水的食物也并不方便,“来喝一口我的面汤”在浪漫程度上明显远远不如“我把蛋糕上的草莓给你吃”。


或者将就将就,分享一下溏心蛋?佐助看着自己碗里的溏心蛋陷入沉思——但自己这碗是番茄汤底,鸣人那碗是味增叉烧,万一送出去后对方不喜欢吃岂不是很尴尬……而且严格说来他们其实也就刚刚认识半小时而已现在就互赠食物是不是太亲密惹……但是他们马上就要负距离接触了相比之下交换食物好像也不算什么说不定还能增进感情呢……


想到关于负距离的事情,佐助的脸颊不由自主红扑扑起来,视线也忍不住往鸣人那边飘,这一飘两人的视线就不小心接轨了,然后各自红扑扑地移开视线。


“唔,”鸣人注意到佐助把配菜吃得差不多了,唯独没动那个蛋,“你不喜欢溏心蛋?”


“不是,还没吃而已。”佐助的筷子在汤碗里无意义地戳啊戳,“你喜欢吗?”


“诶,溏心蛋是很好吃啦,但要我选的话,还是叉烧最棒了!”


“……叉烧确实很好吃。”佐助夹起蛋塞进嘴里,心想幸好没有脑袋发昏真的送出去。


其实提议晚餐吃拉面的人不是鸣人,而是佐助,毕竟“投其所好”是追人的基本功,比起咖喱牛排小火锅之类,显然拉面更能让鸣人高兴(而且便宜)。鸣人也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对方愿意迁就自己的口味吃拉面已让他十分受用,再加上佐助坚持请客且只让他出优惠券,中途还递筷子递纸递醋递辣酱,再再加上颜遁……


是个神仙也得飘,何况鸣人是凡人,他已经快忘了什么是报复社会,为什么要报复社会了——太危险了!鸣人用力掐自己的大團腿團根,用疼痛迫使自己头脑清醒坚定报复社会的意志——你可是立志要拯救世界的男人!怎么可以被区区颜遁打败!


“那个……”待两人的汤碗见底后,佐助期期艾艾道,“现在要订房间吗?晚了我怕订不到,会很麻烦……”


“嘶……”鸣人掐自己大團腿的手突然用力,“也,也对,不过现在就去宾,宾馆会不会太早啊哈哈哈……”


“太早的话,我们先订房间然后在路上逛逛如何?”佐助拿起手机开始寻找宾馆,“我们可以边逛边往那个方向走,正好逛累了就可以休,休息……你还好吗?你脸色不太好喔?”


“没事,”鸣人忍住腿痛强颜欢笑,“挺好的,你先订房间吧。”


此刻正是初秋时节,白天还有些夏末的余温,夜晚就明显需要添加外套了。佐助和鸣人并肩走在路上,两人之间微妙地隔着一拳距离,且一人看路灯一人看花灯——这条街是繁华的商业街,建筑仿古,沿河而建,在本地人看来除了买东西就没啥可逛的,但不知为何就是很能吸引外地人的钱,尤其是夜晚,随处可见各个旅行社的小红帽小绿帽小黄帽热热闹闹地挤在人群中。


眼见人潮越来越密,佐助很自然地伸手将鸣人拢在怀里以防走散,这一拢就再也没放开。鸣人心里一突,脑子里的警报声忽然嗡嗡轰鸣起来,吓得他立即用插在外套口袋里的爪子狠捏腰上的软團肉,又转头去看佐助的表情。


佐助扭头看河里的花灯。


鸣人清晰地感受到佐助的体温正透过外套传来,烧得他两颊飞起一片桃红。他急于摆脱现在这种几乎被佐助搂在怀里的姿势,硬着头皮在人潮中喊道:“你喜欢看花灯吗?那边人少,我们过去看一会儿吧!”


他感到佐助的胸腔微微振动,紧接着自己就被带着往河边移动。


河边确实人少,大概人群在潜意识里感到水体危险,所以都往建筑那边挤,只有熟悉地形的小情侣才会在河边寻个妥帖处藏好,然后悄悄亲热。鸣人和佐助在人潮中挤了许久才在某棵树后的小角落站稳,恰巧此时河面上吹来一阵凉风,将两人冻得哆嗦起来,忍不住抱得更紧。


恍然中鸣人感觉自己的脸颊似乎蹭到了佐助的嘴唇。


此刻月色朦胧,流水浮灯,喧嚣的人潮被阻挡在树后,更兼郎有情妾有意,正是接吻的好时候。


佐助的嘴唇在鸣人脸上一点一点探索着,要去寻他的唇。


他们能清晰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潮热气体。


眼见两人的唇團瓣即将接触,鸣人却突然后仰避开佐助的亲吻,且这一仰仰得太过,以至于他后脑勺不小心磕到树干上,磕得他头晕眼花。


“……”佐助有点不爽,但还是要坚强地表示关心:“要揉揉吗?”


“……呃,”鸣人发现自己破坏旖旎气氛的被动技能似乎又发作了,他愧疚地掏掏口袋,掏出两块比巴卜。


“我们吃完拉面之后没有刷牙诶……是不是先吃块糖比较好啊?”




  


  


tbc.


我知道字数少,但是写到这里我被鸣人气到了,让你们也气一下(*/ω\*)


评论 ( 2 )
热度 ( 130 )

© 人生几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