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本毛

卷包会4

啵唧

红椒的文字仓库:

一句话简介:约炮有风险,开房需谨慎


脑洞来自我父上偶然看到的新闻,当然新闻原版大家就不要考证了一点都不可爱会幻灭的


虽然一眼望去很多带卡但是这个真的是佐鸣的故事,所以不打带卡tag


艰难地抓住周末的尾巴……本来想这一更完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千字了还没写完……结局和番外1合并写吧,然后还有个半年后番外


第一更这里


第二更这里


第三更这里


#卷包会的意思可以近似理解成情人突然拿走你的财产跑路,比方说晚上你们睡觉的时候还在海誓山盟,第二天起来突然人去楼空这样


  



  

  


  


对鸣人来说,这一天过得真是糟心透顶。


虽说屁團股确实很痛,但屁團股痛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屁團股痛所以走路一瘸一拐导致路人频频侧目才是最草淡的体验。鸣人本来还想赶回学校上课,可在坚强地走了一百来步之后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联系舍友帮忙请假,然后就近找了一家小诊所。


也许对他来说,这一天最大的幸运就是这个小诊所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莆田系,而是一位退休老医生的娱乐产物。老医生是个精神矍铄的资深戏精,凭着近五十年的从医经验一眼就看出鸣人是怎么回事儿,接着就开心地演了起来:“小伙子你真是可怜哟,都8012年了男人摊上这事儿还判不了强團奸,真是造孽啊。”


鸣人有气无力地摆摆手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并且决定趴在床團上装死。


“需要心理医生吗?我刚好认识几个技术不错的……什么你想静静?好啊那你自己把药上了吧,我给你拿一下镜子和水……”


医生老头虽然克制不住自己戏精的内心,但人还是很体贴的,给鸣人安排的是诊所最里面的床位,并且用床帘结结实实挡住,以免出现鸣人被其他病人频繁问候“你怎么啦?”的窘境。鸣人在这里舒舒服服趴到晚饭时间,觉得屁團股好了许多,约莫可以走路,于是向医生老头诚恳表示感谢并买了一堆感冒药退烧药创可贴碘伏等常规药物,然后愉快地背着内容充实的包准备打道回府。


没想到一出门就撞上三尊大佛,中间那尊还似曾相识。


鸣人:“??????!!!”


虽然他的屁團股暂时还承受不了过于激烈的运动,可现在屁團股的感受已经不重要了,鸣人原本还有些蹒跚的步伐此刻变得异常矫健,他很想发挥一下自己短跑的特长,争取赶上左方不远处正在闪烁中的绿色信号灯,可惜仅跑了两三步就被佐助追上。佐助长手一捞,不顾鸣人猛烈挥舞的双手将他的脖子一勒——从这个动作我们可以看出带土和佐助的身体里确实流淌着同样的,属于宇智波的血液,只是这两个互相嫌弃的家伙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而已。(忘了这个动作的人请把第一更复习一遍)


鸣人当街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救命啊!绑架啊!!!”


佐助左手仍紧勒着他的脖子,右手捂住他的嘴巴,转头向旁边明显被吓到的桃酥店主施以颜遁:“不要方,这是我老婆,我们只是在进行普通的家暴……不是,普通的吵架活动……”


桃酥店主瑟瑟发抖。


“真的是普通的夫妻吵架。”带土本着宇智波的家族爱友善地提供一个不太靠谱的人证:“那是我侄媳,你看我侄子的眼睛和我一样红吧?”


只有卡卡西悄悄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封面并暗示我们是在执行秘密任务请不要在意细节……


鸣人觉得这世道真是变了,变得如此凉薄,路上这么多行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对惨遭挟持的自己施以援手。他就这样无助地被一團夜團情对象及其同伙拖进一辆白色小轿车,轿车很快驶上绕城高速,这下是真的跑不掉了——想到自己前途难卜的命运,鸣人眼里不知不觉盈满泪水。


“你以为你哭了我就会原谅你吗?”佐助虎声虎气地表达了自己的强硬态度并伸手准备摸过来,吓得鸣人连忙缩成一团:“你要干什么?非礼啊!”


“手机呢?快把手机交出来——”


“你凭什么抢我的手机!不给!”


当下这两个曾经在床團上缠團绵过的人就在后座不管不顾地扭打起来。此刻车辆还在行驶中,坐在前面的两个长辈也没法去阻止他们,眼看着两人就要从座椅滚到脚踏上,卡卡西只能不咸不淡地提醒一句:“喂,注意安全啊,起码先系好安全带再打……”


带土倒是一语不发,但车速明显比往常快上几分。


直至车辆在宾馆门口停下,两位精力充沛的青年依然陷在抢手机和保卫手机的战争泥潭里不可自拔,并且此时的战斗状况十分辣眼睛——鸣人的裤子是运动裤,裤腰是容易拉开的松紧带,这个人为了保卫自己的手机,将手机塞进自己的裤裆里,以为当着别人的面,佐助总不至于直接扒他的裤子吧?可他没想到的是,他人都被佐助睡过了,对方又怎么会介意扒他的裤子呢?于是等车停好后,带土和卡卡西转头就看见佐助正压在鸣人身上,一手按着他的脑袋,另一只手在他的裤裆里摸索着……


“喂!”带土十分愤怒,“给我住手!不要玷污我和卡卡西的圣地!”


“……咳。”卡卡西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讨论“圣地”的含义比较好,当务之急还是快点让他们住手。他再次将自己的警察证掏出来,在鸣人眼前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吧?”


鸣人:“……”


唉,卡卡西在心里小声嘀咕,我感觉自己好像在滥用公权力诶……不过算了……


大多数普通人见到警察证的第一反应是怂,第二反应是试图鉴定对方身份的真伪。鸣人眯起眼睛仔细打量卡卡西,觉得这个人虽然莫名其妙戴着口罩,看起来有点怪怪的,但基本上能感受到持续向外发散的正经人气质。和他相比,开车的那一位就有点……


开车那位指尖上正勾着一副亮晶晶的手铐。


——行吧,甭管对方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在手铐面前谁都得认怂。鸣人的脑子已经服帖了,身体也不再那么抗拒,于是佐助终于抢到他的手机,按着他的脑袋继续逼问道:“密码多少?”


“呵呵。”虽然有被两个长辈的排面吓到,但鸣人对佐助还是很不服气:“你猜啊。”


“……”


佐助脸色阴沉,看起来很想立刻在鸣人身上施展一套散人快打。一见他表情不对,卡卡西赶紧缓和气氛:“别在车上聊天,我订好房间了,上去聊。”


“为什么是宾馆啊!”鸣人在佐助手下再次徒劳扭动起来,“不能换个开放一点的场所吗!”


“可以啊。”带土收起手铐准备下车,“派出所怎么样?挺开放的。”


“……还是不了,”鸣人诚恳地拒绝了带土的提议,“我觉得宾馆就挺好的。”


既然当事人没有异议,两位长辈就开始分工:卡卡西带着身份证去取房卡,带土和佐助分别拿着鸣人的包和手机,并把鸣人夹在中间防止逃跑,等卡卡西拿到房卡,四人便一起乘电梯到宾馆七楼。


“手机密码说了吗?”在电梯里,卡卡西关心了下佐助的拷问进度:“还没有?其实你还是自己说出来比较好喔?我们这边是有能力暴力破解手机的,到时候你手机里的各种隐私就会……”


“……”鸣人在卡卡西面前就特别服帖,乖巧道:“1010。”


卡卡西欣慰地揉揉他的脑袋:“这就对了嘛,老实交代能少吃很多苦头。”


带土也顺势揉揉他的脑袋:“你这个密码好蠢哦。”


……我要谢谢你的夸奖吗?鸣人望向带土的眼神很不友善。


佐助没有去揉鸣人的脑袋,这会儿他正忙着翻阅鸣人的相册,等到亲手将那张高清无码图删掉之后才放心地长舒一口气。然而鸣人似乎有意要他不好受,掐着他放松的点儿补上一刀:“你猜我有没有把照片上传云盘?”


佐助脸色再次阴沉并当即揪起鸣人的衣领。


“别在电梯里打哈,”带土和卡卡西忙将两只不安分的崽拎开,“进房间再说。”


两个崽子被拎开时还怒气冲冲地瞪视着对方,一进房间就挣开钳制再度扭打起来。要是在正常状态下这两个人应该能打个平手,可现在鸣人身上有个屁團股痛debuff,佐助又给自己加了愤怒buff,很快鸣人就被揍翻在地,佐助则骑上去打算乘胜追击。


“差不多就行了啊,别打脸别打脸。”在他们扭打期间卡卡西和带土完成了通风换气点外卖等活动,胜负一分便再次将两人拉开:“有话好好说,能不用暴力就别用——你怎么样?还能起来吗?”


“屁團股好痛——”鸣人捂着屁團股蜷缩在地,流下了肛疼的血泪。


佐助已被带土牢牢按在电视柜旁边的椅子上,听到鸣人的呻團吟声便不由自主露出一点内疚的表情——哦,那个debuff好像是我的杰作——但是想到鸣人的态度,他的内心再次冷硬團起来,无论如何,拍裸照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个人必须得到教训!


因为屁團股实在太痛,鸣人已经无法坐下,只能趴在床團上。这个房间是个大床房,所有东西都是两人份,带土和佐助两人占了两把椅子,卡卡西就只好坐在床边。当然了,坐在这里也有助于安抚鸣人的情绪,此刻的鸣人比起两个宇智波,当然更愿意和卡卡西沟通。


“早说早解脱吧。”卡卡西和颜悦色道,“为什么要这样对佐助?”


“哼,”鸣人气鼓鼓地趴在床團上,咬牙切齿道:“我就是要让他这种人明白,不能随便和陌生人开房。”


卡卡西:“……”


带土:“……”


佐助:“……哈?”




  


  


  


  


tbc.


下章讲一下鸣人的动机以及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 ( 1 )
热度 ( 128 )

© 人生几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