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几何

呆毛君要勤奋工作啊!

我综合了一下你们的梗然后搞出了这样的大纲……

鸣宝宝生于商人之家,佐助则是黑道大佬的后代,只有佐助和鸣人两个人没有其他角色出现……


佐助比鸣宝宝年龄大,具体大多少待定


鸣宝宝是双性人,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和父母知道,他上小学的时候佐助在附近读高中,那个时候的鸣人身体比较弱,总是被欺负排挤,某次被佐助撞到现场,就顺手收拾了一下。


鸣人很喜欢佐助(朋友那种),以后每次见到佐助都很高兴地凑过去,佐助也很喜欢鸣人,但是他知道鸣人和自己接近会很麻烦,就叮嘱鸣人不许来主动找他,只能等着被他找。


鸣人跟着佐助学了一些打架的技巧,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渐渐地不再被人欺负甚至隐约有往校霸发展的趋势,但是因为他是双性,害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和谁都不敢轻易走得太近,所以虽然追他的男生和女生都有,但是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达成很亲近的关系,就算对佐助也是亲近而克制的。


佐助一直以为鸣人不喜欢自己,但是因为鸣人一直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又太小,也就拖着没做什么,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一个喜欢了鸣人很久的女生和鸣人越走越近,眼看着就要得手了,他终于按捺不住,把鸣人约出来告诉他他即将要出国留学,可能要好几年才能回来。


实际上是佐助家族内部在那段时间有激烈冲突,他即将被丢到国外去历练。


鸣人很难过,从那之后佐助再也没有来找过他,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距离毕业越来越近,和那个女生也越走越近,直到他十七岁生日那天,他遭遇了一生的噩梦。


他被人用沾了药的手帕捂住口鼻,拖进一个破旧偏僻的厂房里,那人将领带绑在他的头上遮住眼睛,又将他推倒在体育用的破旧垫子上,脱掉他的衣服又亲又摸。


当裤子被脱掉的时候,鸣人彻底绝望了。


犯人像是吃惊于他的身体构造,将他的双手绑住,压住他乱踢乱團蹬的双團腿,细致地摸索着那个本不应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湿團润小口,鸣人以为这就是他一生中最绝望的时候了,但是更难过的在后面——一根手指渐渐地,渐渐地,探了进来。


之后的事情不必多言。


鸣人被关在这个破旧仓库里整整三天,直到第三天夜里,他的身体终于被冲洗,犯人在他前后團穴里都注满了灌肠液,在等待灌肠液流出的时候,鸣人最后一次张开口,他的嗓子早就叫哑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没人理他。


之后的事情鸣人记得不是很清楚,总之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再也不愿意出门了,他再也不想见到任何人,也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如何活下去,直到父母带他搬了家,去了一个新的城市,他才勉勉强强能出门打点零工,但是也坚持不了太久。


直到他再次遇到佐助。


这个时候的佐助名义上已经是一个心理医生,他变得极有耐心,一点一点侵入鸣人的生活,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鸣人逐渐接受自己的存在,甚至渐渐喜欢自己,依赖自己。


就这样过了两年,鸣人终于同意和他同居。


同居之后佐助才逐渐显现出长年混迹黑道的可怕本质,但是这个时候的鸣人对他已经是重度依赖,选择对那些危险之处视而不见。佐助在他身上努力了很久,最终才不得不承认鸣人的身体虽然有女人的器官,但是似乎并不能怀團孕,于是他们又领养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和佐助很像,是佐助一个远亲的孩子。


好的恩这个孩子也是佐助……为了区分,我们就叫之前那个佐助叔佐吧。


要说叔佐是暗中偏激的话,佐助就是明着偏激,最开始的时候他很讨厌这个家庭(不如说他讨厌所有混黑的人)直到鸣人逐渐软化了他。


他觉得自己的养父是【肮脏】的,而养母则是【干净】的。


他不止一次地听过自己养父母的墙角,也偷團窥过,很清楚鸣人身体的异于常人之处,他嫉妒叔佐能拥有鸣人,痛恨他,每次叔佐和鸣人上床的时候他都会想要取而代之,想得要发疯。


等到他身形长得和叔佐差不多的时候,他终于按捺不住了。


这些年鸣人虽然看起来还不错,但是其实精神依然很脆弱,稍稍用点药就能让他产生幻觉,把佐助当成叔佐。于是佐助靠着这种药物和鸣人发生了关系,但是只有这点关系还不够,他开始疯狂搜罗和母亲有关的一切,甚至开始着手调查当年那起强團奸案。


直到他在自己养父的书房里发现了当年的现场照片。


本来叔佐在知道鸣人和佐助的事情之后怒不可遏,但是佐助找到的照片又令他沉默了,于是在对峙之后,他们最终达成了协议——佐助可以继续目前和鸣人的关系,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不能更多,如果那种药物使鸣人的身体衰弱的话也必须停止。


这种畸形的关系又持续了一段时间。


直到鸣人的身体对药物渐渐产生了抗药性。


终于有一天药物失效了,他才发现,压在自己身上进行性團交的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的养子。









……这特么根本是个长篇大纲啊!写不完的写不完的,大家选一个想看的片段吧,我会选择一个有手感的来写……吐烟……

#我靠大纲写了一千七百字,我正经写文都没这个效率……

评论(60)
热度(58)
©人生几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