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几何

呆毛君要勤奋工作啊!

卷包会3

龟速填坑ing

红椒的文字仓库:

一句话简介:约炮有风险,开房需谨慎


脑洞来自我父上偶然看到的新闻,当然新闻原版大家就不要考证了一点都不可爱会幻灭的


虽然一眼望去很多带卡但是这个真的是佐鸣的故事,所以不打带卡tag


最近工作太忙了,我尽量攒字数,大概下一更完结,后面还有两个番外


第一更这里


第二更这里


#卷包会的意思可以近似理解成情人突然拿走你的财产跑路,比方说晚上你们睡觉的时候还在海誓山盟,第二天起来突然人去楼空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比被骗还惨的事情就是事后还要被人疯狂嘲笑。虽然戴了口罩,但卡卡西还是捂脸许久才绷住上半张脸的表情,努力扯住笑得不成人形的带土艰难道:“喂,别笑了,冷静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给我五分钟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刻佐助的表情极狞狰,仿佛坐在对面的是自己的杀兄仇人。不过好在这里是法治社会,暴力这种一点都不正能量的事情我们是不提倡的,所以佐助虽然恼羞成怒,最终也没有试图袭警,而是逐渐对带土面前那杯红豆冰激凌起了杀心,并且这一点点杀心也被经验丰富且时刻准备着的卡卡西察觉到了。卡卡西一把按住佐助蠢蠢欲动的左手,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那个——讲一下具体细节吧,他拿走了你的钱包?证件还在吗?被拿走多少钱?”


佐助从兜里掏出一叠身份证银行卡会员卡等物。


“卡和证件倒是都在,只有钱和钱包被拿走了——大概20多块钱吧。”


“只有20多?”带土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脸揉回人样,“你行不行啊大侄子?穷成这样还出来约?”


“有手机还带现金做什么?有20多块已经很好了,我们宿舍现在连100元现金都凑不出来……”


“即是说,”卡卡西掏出小本本记录中,“我总结一下,你们昨天晚上出去开房睡了一次,事后你被拿走了20元,一个钱包,被拍了一张照片——你确定他没有用这张照片勒索你吗?”


“没有。”佐助摇头,“他还发了一句‘活该’给我。”


卡卡西:“……”


带土:“……”


卡卡西:“确定没有别的了?”


佐助:“没有。”


卡卡西试图寻找他们之间的联系:“你确定这不是报复吗?你之前和他认识吗?或者说,你和他的人脉圈有什么交集吗?”


“没有,我们都不在一个学校,坐地铁也走完全相反的方向。”


卡卡西和带土面面相觑——如果对方的目的是骗财骗色,这收益真是少得可怜,再说了,如果是骗财骗色,一定会和佐助长期相处一段时间,哪有睡一觉拿了20块钱就直接走人的?


片刻后,带土决定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我想请问一下,你是上面那个还是下面那个?”


每次和带土讲话,佐助都一副不爽快的表情:“你现在请我吃超辣火锅我是不会拒绝的。”


佐助越是不爽快,带土就表现得越发爽快,他将最后一勺冰激凌塞进嘴里,含混不清道:“我知道你肯定是第一次,那对方呢?是处男吗?”


佐助的眼神开始飘忽:“哦啊恩……大概是吧……他好像很痛的样子……后来好像还有点出血……”


“哦——”带土立即作了然状,“我明白了,这是报复,一定是因为你技术太差了,对方很生气,所以要用这种方式报复你,说不定拿走的20块已经变成了某个小诊所的挂号费——处男真是太可怕了,可怕。”


“什么?”感受到自己作为一号的自尊受到伤害,佐助十分愤怒,“第,第一次会痛不是难免的事情吗?而且你凭什么嘲笑处男?你自己不也曾经是处男?”


“我可是天赋异禀的处男,和你这种一上来就把人弄出血的愣头青可不一样。”带土翘起左手食指和小指指向佐助表示嘲讽,转头又对卡卡西作深情魅力状:“我们当年就一点都不痛,而且也没有弄伤,对吧?”


卡卡西摸摸他的狗头,心想还不是因为我当时提前做了充足的准备。他将佐助提供的信息重新浏览一番,试图给案件定性:“所以现在这个状况……要说诈骗吧,你只损失了一点点钱,重要财物比如手机银行卡之类都没有被拿走;要说敲诈勒索吧,对方又只是拍了你的照片,并没有向你提出什么要求……”


“所以你看,还是报复吧?”带土对自己的推理十分自信,“你还能联系到他吗?干脆给他发信息好了,就说‘我技术太差了,请原谅我。’说不定对方还真的会原谅你哦。”


佐助并不屑用言语回复带土,而是用眼神对他施以无情的诅咒。


“别闹了,带土。”卡卡西伸手按住正在作妖的男友,眼神逐渐严肃:“对方毕竟确实拍了照片,这是违法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快点找到这个人——你有他的企鹅号吗?拿来给我,拉黑了也没关系。”


“你要定位吗?”带土将卡卡西的手从自己脑袋上拿下来把玩,“个人信息保护法is watching you,如果你贿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不揭发你的罪行哦。”


“卡卡西,你确定让这种辣鸡做你男朋友吗?真的不会被拉低生活质量吗?”


“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会儿吗……”


定位这种小事在木叶警署第一技师这里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大约一小时后,一行三人顺利抵达目标所在地——一个略显破旧的小诊所。


带卡二人看佐助的眼神突然诡异起来。


“你把人弄成什么样了?为什么在小诊所???”


  


  


TBC.


佐助:我不是,我没有,我很温油的,大概。

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这里没有写但是如果三次元真的遇到这种状况,请尽快去查一下艾滋,无论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都要注意安全

以上

大概下周见


评论
热度(145)
©人生几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