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更新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鱼人

#第四更!前文请戳tag!

#你们亲爱的鸣宝宝已经不是处團男了!等会儿谁让你们把公交卡拿出来的!收回去!要纯洁!

#关于魔法师的设定……因为我最近在打dnf所以魔法师的原型就是魔道学者……对的就是隔壁老王……虽然魔道学者都是小萝莉……

#概括不了这个瞎写的设定是个什么au……总之雷,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长篇请勿转载!小心心小蓝手评论君有助于更新!虽然本来打算出本但是没人看的话我就……我就默默消失掉……







鱼不会亲吻,但是人会。


鸣人很想扭头避开,但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动,只能老老实实瘫在那里张开嘴巴,错乱的呼吸和心跳全部暴露无遗。


人类……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啊!


如果眼神能够操纵一个人类——哦魔法师说不定真的能这么做,但是显然鸣人并不具备这个技能,否则他早就把眼前这个凌辱俘虏的人类丢到海里,让人鱼们改善一下伙食。


现在的他只能瘫在那里一动不动,用眼神表达对这种不鱼道行为的控诉。


顺便打量一下魔法师的脸。


佐助按着他后颈的手十分用力,他亲吻的样子激烈又深情,别说人类了,老实讲,连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的鱼都有点心动。鸣人感觉自己的身体麻了半边,十分难受,可佐助光吻嘴唇好像还不够,又细细碎碎地亲上他的鼻梁,睫毛,额头——当鸣人感受到佐助的舌头的时候觉得毛骨悚然,就好像是什么动物进食的前兆。


突然佐助叹了口气。


“这个样子虽然蠢了点,不过老老实实的也挺不错。”


“什么啊你怎么一副很熟悉我的样子……我们见过吗?”


“当然见过,只是你想不起来了。”


鸣人盯着佐助的脸沉思良久。


“不可能,虽然你的脸看起来确实有点熟悉,但是我已经在海底生活了很久,有意识以来绝对绝对没有失忆过。”


“那有意识之前呢?”


“有意识之前我应该还没出生?”


“那是谁生了你?”


“嗯………………这是个好问题。”鸣人被他问住了,“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须佐?”


“那是什么?”


“须佐就是须佐……就是海里那个蓝色的东西?”


“怎么会起这种名字……在我们这里,那个东西被称为伊邪那美。”


“这又是什么名字?”


“因为它怨恨人类,总会定期上岸入侵人类的栖息地,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它。”


“……有吗?我觉得海里……一直很平静啊?”


“那是因为你只生活在海里。”


趁鸣人不注意的时候,佐助悄悄拿起一把剪刀咔擦一下剪掉了鸣人手臂上的骨刺尖端,这声音实在是过于响亮,警惕的鸣人立即意识到了。


“你在剪什么!!!!”


“修剪一下你的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可以剪掉我的刺!”


鸣人愤怒了!这事儿就像蹩脚理发师剪坏客人的头发一样恶劣!他大声指责佐助的残忍无情:“不可以!不准剪!你这简直就是在毁我的容!”


“你给我老实待着,要那么好看做什么。”


“这不是好看的问题!这是尊严!”


“咔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吵了,只是稍微剪掉一点点尖端,根本就看不出来。”


“你残忍!你无情!你简直灭绝鱼性!”


“我本来就没有鱼性。”


“哇——!”


佐助可以说非常愉快地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鸣人的身体,直到全身的刺儿都被剪平之后才擦干團他的身体把他丢到床團上去。此刻的鸣人看起来已经不像一只野性十足的鱼人了,虽然身上的骨刺看起来颇有威力,但其实已经全部丧失了攻击力——应该说幸好他没有什么尖锐的牙齿,不然说不定还会遭到强行磨牙的痛苦……


说到牙齿,把鸣人的身体全部打理干净之后佐助才想起来自己脖子上还有一个牙印,他照照镜子,发觉伤口并不是很严重,索性就不治了,任由它在脖子上慢慢结痂。


鸣人紧张地盯着天花板,耳朵上的翼膜微微颤动,仔细听着佐助那边的动静。


佐助在慢条斯理地收拾浴團室。


他拉上了窗帘——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昏暗。


现在其实才刚过中午,佐助却摆出了睡觉的架势——大概绑架一只鱼人这种事情做起来还是很疲劳的。睡觉之前他又往嘴巴里塞了点精灵面包,喝了口水,然后卧到床團上,将鸣人紧紧抱在怀里。


“……”鸣人感觉不是很舒服,“……你干嘛啦……”


佐助的鼻尖蹭了蹭他的脖颈:“睡觉。”


“不现在根本不是睡觉的时候吧……”


“睡觉。”


“你这样我根本睡不着啦……”


“……”


“你把我放到水里好不好?我要求不高的,放在浴缸里就可以……虽然离开水我也能呼吸,但是感觉好奇怪,根本睡不着的啦……”


“……………………”


“喂?你醒着的吧?你起来啦不要睡……”


佐助突然起身将鸣人压在身下。


“你睡不着?


“睡不着就做点能让你睡着的事情好了。”




  


  


  


  



海。


海底并不是静止的,洋流会让一切都变得轻飘飘的,比风更温和,但是比风更强大。


但现在却不一样。


这里简直静得可怕。


就像时光停滞一样,连鸣人自己都动不了,他张开嘴巴却讲不出一句话,摄取不到氧气的身体抽團搐着想要挣扎,然后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身体,痛得他浑身一震……


“啊!”


鸣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没有什么海洋,他现在躺在人类的房间里,天色近晚,屋里早已点了灯。


他试探性地动了一下,发现腰部竟然可以勉强蠕动了,就是动的时候不可描述之处会痛……而且湿湿的好难受……


太可怕了!人类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事情!


因为头部还是不能动,他只好努力转动眼球寻找那个恶意凌辱他(bushi)的人类,这个动作使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扭曲……然后他发现佐助在房间角落里点了一盏灯,正在倒腾闪闪发光的魔药。


“……喂。”


他决定吱一声表示自己醒了。


佐助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将调配好的魔药倒入烧瓶中密封,这魔药bulingbuling地十分好看,看起来就像一杯星星被倒进了烧瓶里。


他将烧瓶放进药柜里,洗了手,又从橱柜里翻出一个纸碗状物体。


然后他走到床边,很自然地和鸣人交换了一个吻。


鸣人:“……………………”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醒了吗?醒了就吃点东西吧。”佐助将纸碗上的包装纸揭开,拿起床边的暖壶倒了点开水进去:“家里没有吃的,你吃点杯面将就下。”


“……”鸣人吸吸鼻子,“我不用吃东西的……”


“不行,吃点人类的食物你的身体才能动,你看你现在不是勉强能蠕动了吗?”


“什么……”鸣人刚要辩驳,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吃了人类的什么,顿时涨红了脸。


“干什么!我不吃!你把我放回海里我不就能动了!”


“海里那尊大神根本不让人类入海。”


“你之前明明就进去了!”


“那样要用魔法,很累的。”


“没关系,你就把我扔到海边,我可以自己跳进去,不麻烦你的。”


佐助突然捏住他的脸往左右用力拉扯。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别贫了,吃饭。”


佐助坐在床边,把鸣人扶起来搂在怀里,一手拿碗一手拿叉喂他吃泡面。鸣人勉强乖顺地吸溜了两口,皱眉道:“口感还好,但是尝不出味道啊?”


“真的尝不出来?”


“尝不出来。”


“……”


佐助突然放下杯面,小跑去橱柜里摸出一碗红色圆润蔬菜——虽然我本人一直觉得这玩意应该归类于水果——然后又回到床边环抱着鸣人,循循善诱:“知道吗,这是你失忆之前最爱吃的食物。”


“……我不记得我有失忆,我有生以来应该就没有失忆过。”


“可是你都不记得是谁生的你。”


“谁会有刚出生的记忆啊!你记得吗!”


“我说你失忆就是失忆,你当做自己失忆就好了,来这是你失忆之前最喜欢吃的食物……”


“你不要太过分啊喂!”


总之在佐助的各种威逼利诱之下,鸣人被迫吞进了若干只小番茄,一整杯泡面,中间交换kiss若干,然后佐助在他身后垫了又大又柔软的垫子,给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慢慢消食,拿着纸碗去厨房忙活去也。


虽然吃的是泡面这种垃圾食物,但佐助竟然没有让一滴汤汁落在床團上,被面上依然干净雪白,一尘不染。


仔细看看这个房间虽然小,但也收拾得十分干净仔细,即使是不怎么使用的部分也是万万看不到积灰的。


“……喂。”


鸣人寂寞地再次吱声。


佐助正在厨房倒掉泡面碗里的汤汁——说是厨房其实就是靠窗放置的洗菜池和橱柜,你问我为什么不用魔法做饭?因为做饭这个事情就算用魔法也是要看天赋的——他将空空如也的泡面碗丢进脚边的垃圾桶,又开始冲洗洗菜池里的残汤,一边头也不回地应了鸣人一声:“怎么了?”


“你到底为什么要把我捉上来啦。”


“是把你找回来。”


“我们以前真的认识吗?”


“你以前就住在这个房子里。”


“怎么可能?我完全不记得有住过这种地方……”


坐着比躺着更方便观察房间,鸣人的表情终于不需要那么扭曲了,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房间里的家具,试图从大脑中找出哪怕一丁点的印象,然后发现他现在正在使用的这张床靠墙的角落里团着一团可疑的绳状物品。


“……那是什么?为什么放在床團上?”


“哪个?”


佐助一边揩手一边往这边瞥了一眼。


“那个?如果你能动之后还是不老实的话,就把你绑起来。”


“……?????”


鸣人突然觉得菊團花一紧。


瑟瑟发抖。


评论(2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