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更新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鱼人

#第三更!前文请戳tag!

#很好成功把字数爆回来了!欣慰!

#关于魔法师的设定……因为我最近在打dnf所以魔法师的原型就是魔道学者……对的就是隔壁老王……虽然魔道学者都是小萝莉……

#概括不了这个瞎写的设定是个什么au……总之雷,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长篇请勿转载!小心心小蓝手评论君有助于更新!虽然本来打算出本但是没人看的话我就……我就默默消失掉……






虽然正在自报姓名的魔法师看起来非常深情款款——即使身上只有一件湿透的衬衫和一条湿透的长裤却因为美貌而完全不打折的深情款款——鸣人却完全没有被感动,他歪头思考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呃……阿诺……我们认识吗?”


魔法师贴在他耳侧的右手发出了咔咔咔的关节摩擦声。


“我们当然认识,”魔法师说出的字儿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等下我会让你深刻地感受到我们的确是认识的。”


“不我完全不想认识你这种奸诈狡猾的人类不劳您费心了放我回去好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法师才不管鸣人在说什么垃圾话!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抄起鸣人在海面上狂奔起来——须佐像是刚刚才发现这位嚣张的入侵者,不计其数的细长触手冲出海面,向着魔法师逃跑的方向追击而来!


“哇啊啊啊啊你不要这样跑我晕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对于没见过这种场面因而十分惊慌失措的鸣人,魔法师就显得从容多了,不同属性的魔法护盾在他的周身交替闪烁,倾泻而出的魔力很快就将他的衣物烘干,他一边走位风骚地躲避着触手的攻击,一边还腾出一只手结印打开了虚拟物品包,从里面掏出了魔法师的标配:巫师袍,斗篷,扫把!


装备的时候他还顺手往身后丢了一个熔岩烧瓶,把追过来的触手烫得痛苦地卷曲成一团,“嗤嗤嗤”地冒着白烟。鸣人伏在他肩膀上看得心惊肉跳,突然黑色的斗篷盖住了他的脸,一阵超重感猝不及防地袭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飞之前不能说一声吗!海洋生物怕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乱动,从这种高度掉下去的话就算下面是水你也会摔骨折的。”


“我不管!放开我!放我回去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你死心吧,已经捉到你了不可能放你走的……艹!”


在遇到魔法师之前,鸣人实在想不通不需要进食的自己到底为什么要长牙齿这个东西,但是遇到魔法师之后,他的身体零件立即被赋予了新的意义——牙齿!是一件多么便捷的近战武器!


虽然他们现在这个姿势……别说近战了,根本就是零距离战,再努力一把就会变成负距离战……


鸣人着实是一个……是一条非常坚强的鱼,下定决心去做的事情拼到过呼吸也会做到,决定要咬死人类就绝对不放弃,就算牙酸也要坚持咬着——佐助都已经飞回自己家里了,他的牙齿还锲而不舍地黏在人家脖子上,撕都撕不下来,直到佐助威胁他要剪掉他漂亮的鳍,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口,然后软團绵绵地瘫在地上。


“你怎么了?”佐助被吓了一跳,差点踩到他手臂上,“喂?你振作?你不是有腿吗怎么站不住?”


“我动不了啊……”


鸣人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果然不行——离开了须佐就好像失去了能量来源,他现在顶多能勉强蠕动一下,站起来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佐助神色凝重地盯了他一会儿,突然转身出门。


“……喂!等一下!你调整一下我的姿势再走啦!”


真是个不体贴的家伙!


鸣人实在是十分生气了,但没过多久生气就变成了忧心忡忡——听说落到人类手里的鱼会有各种不同的死法,清蒸红烧油炸水煮……说不定很快自己就会变成一条死鱼了……


“呜哇……”鸣人忍不住开始哭唧唧,“小爱……我好想你啊……”


“……小爱是谁?”


“……”鸣人立即闭嘴——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唔……听起来大概是他在海底的朋友?”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来,“啊这个熟悉的形态……为什么这个形态放到带土身上就那么奇怪……”


“大概那家伙的形象不适合人鱼这种柔软的生物吧。”


“尊重下长辈叫声带土叔有这么难吗你这小鬼?”


鸣人没办法转头,看不到来人是谁,以为对方是来杀鱼的,立即战战兢兢起来……然后他听到站在门口的两人动了,朝这边走过来,很快一张戴着面罩的脸就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看起来还有点和善。


“呦,”面罩男举手向他打了声招呼,“还记得我吗?”


“……谁?”


“啊,我就知道。”面罩男懒洋洋地从口袋里掏出小黄书,“佐助,马上你就可以体会到老师我的伤心经历了,祝你好运。”


“他这个样子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让他洗洗澡,睡睡觉,吃点东西,会慢慢恢复的。”


“就这点?”


“不然还能怎么样?”


面罩男的死鱼眼看起来有点生无可恋。


“你这只还算不错了,我家那只到现在脑筋还是有点不太正常。”




  


  


  


  


  

其他的先不说,澡是肯定要洗的,鸣人身上的海水早已干了,所以皮肤表面凝结了一层硝盐,用手一摸就能摸團到粉屑,不洗干净怎么行?


虽然佐助自己身上还是一片狼藉,但他还是打算先把鸣人洗干净,于是他洗了手,塞了快精灵面包在嘴巴里补充体力,然后就把鸣人搬进浴缸里。


“这是什么?贝壳?好像不是很像……”


鸣人第一次见到浴缸,对浴缸的质感非常好奇。


佐助将花洒拿下来调了下水温。


“这是陶瓷。”


“陶瓷是什么?”


“就是你现在看到的颜色很像贝壳的东西。”


佐助试了试水温,觉得差不多了,就直接把花洒转向鸣人往他身上淋水,没想到鸣人居然因为这个大喊大叫起来:“呜哇!是热的!”


“……不然呢?我在给你洗澡啊?”


“我知道了!你是要把我煮了吗!你肯定是想吃水煮鱼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佐助顿时露出了关爱傻團子的眼神。


算了算了,这家伙还是闭嘴比较好,佐助干脆地捂上鸣人的嘴巴不让他讲话,然后耐心地用花洒冲掉鸣人身上的盐屑。


在海里的时候,鸣人呼吸靠的是腰侧的两个鳃,现在到了岸上,他又开始用肺呼吸了。他紧张地垂眼看着佐助捂在自己脸上的手,感觉到呼出的热气在掌心凝结成水珠,将佐助的手掌和他的脸黏在一起。


……湿湿热热的,好难受……


他很想偏头避开佐助的手掌,可是他现在完全无法动弹,只好试图盯着房间里的其他地方转移注意力,但是面前这个人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烈了,鸣人的视线最终又回到佐助的脸上。


佐助脸上那道伤口还没有处理,现在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发黑,刺目得很。按理说这人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地方应该就是脸,不过这家伙对自己的容貌好像极端地不在意,都在家里待这么久了,乱糟糟的发型也不去打理,更别提处理伤口。


“伤口……”


“嗯?”佐助抬眼看他。


“伤口……很难看啊。”


佐助看着他,那张脸上像是没有表情,又像是浮现出非常复杂的表情。


“是吗?”


他将花洒扔进浴缸里,捞起鸣人的右手握在手心,然后手掌开始释放魔力,直到魔力覆盖了鸣人的一整只手。


他抬起鸣人那只浸團润了魔力的手。


微微垂下头。


捏着鸣人的手指抹过脸上那道伤口。


鸣人瞪大了眼睛。


伤口被迅速修复了!这家伙明明会很高级的治愈术!他甚至能感觉到指尖碰到的地方,有伤口恢复的触感!


他忍不住轻呼了口气,指尖也微微一颤。


佐助捂在他脸上的手微微用了些力。


手心有点痒。


他抬眼看了鸣人一眼,终于把手拿下来让鸣人痛快地呼吸,鸣人急促的呼吸声像是给了他极大的满足感,他愉悦地执起鸣人的手,仔细观察起来。


“你……”鸣人憋了憋,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倾倒一下自己的情绪垃圾,“你欺骗我的感情!”


佐助觉得很有意思:“我怎么欺骗你的感情了?”


“你装死!欺骗我的善良!然后又故意不治疗脸上的伤口!欺骗我的同情心!”


鸣人激烈地控诉道。


“之前没有治疗伤口是因为这点小伤根本不急着治疗,”佐助拨團弄着鸣人手背上排列地十分整齐有美團感,现在已经不能再张合的骨刺,“至于装死,那是战略,和欺骗感情什么的没关系吧?”


“我不管!你就是欺骗了我的感情!”


“欺骗了又怎么样?很抱歉,作为俘虏,你应该还要接受肉体的凌辱才对。”


“……什么?”


鸣人难以置信地瞪着站起来的佐助。


佐助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一边解一边说道:“让我思考一下,你到底要怎么做才会比较好吃?你喜欢清蒸还是红烧?不如这样好了,先刨成鱼片,然后架起一口火锅,我会为你用上最名贵的香辛料,然后把鱼片放在锅里烫熟,不可以烫太久,太久就不好吃了……”


“呜哇!”鸣人惊恐地哀求道,“求求你了!不要吃我!”


“开玩笑的。”佐助脱掉衣服踏进浴缸,“不会把你做成鱼片的,还是一整条生吃比较好吃。”


“……诶?”


其实佐助进入團浴缸的行为非常危险,鸣人身上的骨刺虽然已经不能再张合,但是依然十分锋利,稍不注意就会被划伤。不过他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这些,非常自然地跪伏在鸣人的身上,抚摸團他的脖颈与脸颊。


“张嘴。”


“啊?唔……”


什么?这家伙在干什么?




TBC.


评论(1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