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更新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鱼人

#咦这张的大纲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字数少了好多……算了反正下章字数又爆回来了……

#概括不了这个瞎写的设定是个什么au……总之雷,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长篇请勿转载!小心心小蓝手评论君有助于更新!虽然本来打算出本但是没人看的话我就……我就默默消失掉……





2.


虽然是个可恶的人类——不过——哎呀!真是个漂亮的人类!


鸣人对准这个可怜魔法师的脸啪啪啪扇了好几个巴掌,确认对方绝对完全一丁点反应都没有之后终于放心地放下了石头,他蹲坐下来,将魔法师的头搬到自己的膝盖上,然后认认真真研究起来。


果然和骷髅还是不一样的!软软的,摸起来有一种和海洋生物不一样的暖。


鸣人盯着他的脸,开始认真地比较这张脸和宁次的脸哪一张比较好看。


“这家伙如果是人鱼的话一定超受欢迎的——怎么就长成讨厌的人类了呢?说起来这张脸看起来怎么莫名眼熟……如果这家伙是条人鱼的话我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看着这张脸,鸣人就稍微明白为什么有的人鱼会傻乎乎地爱上人类了,如果是一个长成这样的温柔人类——鸣人突然想到这家伙之前疯狂追捕自己的样子——算了算了!可恶的人类还是死掉好了!死掉会比较安全!


没有办法,在海洋生物的心目中人类的形象实在是太糟糕了,多好看的脸都不能补救,鸣人没有趁机凌辱尸体已经是非常善良的表现,如果是比较剽悍的人鱼族群……呃……这家伙会不会被先x后吃?再吃再x?x完再吃?吃了再x?


鸣人被自己的幻想吓到了,他打了个寒战,捏了捏人类的脸定定心神。


“你看,我对你这么好,虽然我一不小心把你抽死了,但是你绝对不能诅咒我,知道吗?”


人类的眼睛紧紧團合着,并不能回应他。


“唉——虽然你确实是可恶的人类,不过你要是还活着就好了……不不不不是那种活蹦乱跳的活,是那种最好一动不动,没办法攻击任何人的活……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啦,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听说这片海域的食物非常充足,多养一个人类没关系的……”


不知道自己暗中觉醒了不得了属性的鸣人抱着魔法师的身体絮絮叨叨了好久,总算满足了自己憋了很久的倾诉欲望。他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与其放任这家伙在海水里慢慢腐朽,不如把他丢在海滩上让人类捡回去。


看着这么漂亮的身体慢慢腐朽实在是太让人难过了。


他仔细算了下时间,发现现在把人类送回去还是来得及的——现在正是涨潮的时候,他可以趁机把这个人类丢到浅滩上,然后顺着退潮的海水游回来……很好!这个计划很完美!要快一点!不然就赶不上退潮了!


说干就干,鸣人艰难地把人类的身体抱在怀里,踩着海水往上浮——人类为什么要穿衣服这种东西啦!好大好重!又不能用来划水!还不如自己身上的装饰性鱼鳍有价值呢!


嗯……虽然人类好像不喜欢脱衣服……不过反正这个家伙已经死了,脱掉一两件也没关系吧?


艰难上浮中的鸣人思考了一下,扔掉了魔法师的斗篷。


诶袍子好像也很碍事诶……


武器也很重……而且这么危险的东西不可以带在身上啦!快丢掉!


鸣人把魔法师上上下下捋了一遍,最后对方身上只剩一件衬衫一条长裤,连靴子都被扔掉了……咳,不穿鞋子不会影响遗容啦!他会整整齐齐地把他摆放在海滩上的!全部装备都带上的话他真的是有点搬不动……


而且离海面越近,鸣人就离须佐越远,他的力气会变得越来越小……唉,这家伙要是还活着就好了,这样他就不用自己游得那么辛苦,就算不会游泳教一教也会了嘛……


诶……活着?


说起来,这家伙为什么还没有变冷?


鸣人突然停下来,拨开人类有点过长的鬓发。


人类依然紧紧闭着眼睛。


但是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越发清晰起来。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是心跳声!


这个人还活着!


吓死鱼了!鸣人立即丢开他,转身就要逃跑——这是个陷阱!这个人在假死!要逃,快点逃,不然就……


来不及了。


他听到身后的人类发出冷冰冰的声音。


那是一句召唤咒语。


  


  


  


  


  


“可恶!可恶!可恶的人类!”


魔法师根本就不会溺水!鸣人觉得自己的善良被欺骗了——岂止是不会溺水!他们甚至可以站在水面上!


“可恶!”不知道魔法师对他做了什么,鸣人发现自己居然也能躺在水面上,他的四肢被白色的巨蛇紧紧缠住,无法动弹,只好把一腔怒气用嘴巴发泄團出来:“你这个奸诈的人类!你是想要把我吃掉吗!你别想了!我一点都不好吃的!”


魔法师用一种十分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我看你是在海里泡太久,脑子进水了。”


“……你居然侮辱我!侮辱你的救命恩人!”


“你才不是我的救命恩人,本来我也没有死——嘛,”佐助蹲下来捏着他的下巴仔细观察,“至于侮辱……我以为你应该很习惯被我侮辱了。


“噫!”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正在被捏,鸣人身上的骨刺都难受地张开了:“不要捏我!感觉好恶心!”


“你捏我脸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恶心。”


“我捏你的脸当然不觉得恶心!”


魔法师显然从未见过双标得如此理直气壮之人,当下一语不发,手上用力,可怜鸣人的脸本来就比较圆,被捏之后就肿得更圆了,两颊的猫胡子尤其得到了严重的关照,被硬生生抹红了许多。


“你听好了,我的名字叫佐助,宇智波佐助。”


魔法师小心翼翼地触碰他耳上的翼膜。


“下次再忘记的话,我就要生气了。”


TBC.


评论(1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