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更新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鱼人

#……不行的,我发现我根本存不了稿,我要发文,我要评论,存稿使我失去能量……

#概括不了这个瞎写的设定是个什么au……总之雷,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长篇请勿转载!小心心小蓝手评论君有助于更新!虽然本来打算出本但是没人看的话我就……我就默默消失掉……





“这是我们重要的神灵。”


在木叶的近海,罕见地生活着一个人鱼族群,他们在海底穴砂而居,以贝为食,虽然没有孕育出发达的文明,但也有独属于自己的口耳相传的传说。


为了躲避捕杀,人鱼一般都会生活在人类难以到达的深海,木叶这一支人鱼族群之所以能生活在浅海,是因为这里与别处不同——向深海缓慢延伸的大陆架中部有一道突兀的巨大裂缝,裂缝中生长着一个巨大的蓝色透明的东西——它看起来又像动物又像植物,远远看着还有那么几分人形,水母长须一样的触手在海水中舒展,看起来柔和无害——只是看起来而已,这家伙对人类充满敌意,但凡有人类下海就会被它卷进裂缝,不知道是不是变成了它的食物。


因为它的存在,这一带海域几乎无人能进入,不知道人类是什么感觉,反正这一带的人鱼都对它非常敬畏,他们甚至还给它起了木叶这个小岛上流传的神话中海神的名字——须佐,并且隐约有编进自己的古老传说成为下一代的睡前故事的趋势。


“给这玩意起了个人类海神的名字,你们是想要气死人类吗?”鸣人和我爱罗趴在珊瑚礁上,日常观察须佐(1/1)。


“无所谓吧,反正我们又不会和人类进行学术交流……”我爱罗是一只标准的人鱼,如果不是生活在这片海域的话他可能会早早挂掉——他很红,非常红,红头发红鳞片红色的鳍,趴在一片海草中仿佛一只大型的靶子……也许他比较适合生活在红色的珊瑚礁里。


他观察完须佐,又开始观察自己的好友——鸣人。


“说起来,你到底是只什么玩意儿?”


“真没礼貌!什么叫我是只什么玩意儿!”


“虽然你看起来是一只人鱼,但是你并不是人鱼啊?”我爱罗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又瞥向鸣人的下團半團身,“人鱼只有爱上人类的时候才会分化出双團腿,可是你现在就已经有双團腿了?虽然你也有鳞片和鳍……与其说是鱼不如说比较像人?”


“可是我明显不是人类吧?人类有长我这样的?”


“也对,鉴于你比我们更早生活在这里,说不定是在须佐影响下形成的人鱼变种……啊既然你像人类多一点,不如你们就叫鱼人好了!”


我爱罗突然击掌,觉得自己起了个好名字,鸣人嘴角抽了抽,抓起他的脑袋就往珊瑚礁上一磕:“鱼人是什么东西啦!不要随便给我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我爱罗——”远处一只金色的人鱼朝这边喊道:“到狩猎的时间了——”


“啊!姐姐!”


我爱罗抬起正在飘血的脑袋应了一声,转头向鸣人告别。


“那我就去狩猎了,回见?”


“回见。”鸣人挥挥手,目送他游向自己的族人。


  


  


  





我,到底是什么生物?到底是鱼还是人?


其实鸣人一直不敢告诉我爱罗自己和他不一样,根本不需要吃东西——很奇怪吧?作为生物居然不需要进食?难道自己其实根本不是动物?而是长得像动物的植物?靠光合作用就能获得需要的能量了?


“九喇嘛!我到底是什么啦!”他趁着周围没有鱼的时候大声叫道。


没人理他。


九喇嘛并不会经常出现,但是鸣人非常清楚九喇嘛就存在于自己的意识中——有时当他碎碎念或者郁闷地大喊大叫的时候就会听到一声“闭嘴!”或者“烦死了!臭小鬼!”,大多数的时候九喇嘛都会像现在这样失去了能量一声不吭,明明知道他存在,却怎么都不给回应。


鸣人苦恼地趴在珊瑚礁上,既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也不想去找自己的同类——像他一样半鱼半人又不像人鱼的生物并不是没有,但是看起来都不太正常——比如鹿丸,他那张残念脸和身上的鱼鳍非常不协调,整天就知道趴在珊瑚礁上强行晒太阳……海底就那么点阳光,顶多能勉强照到,算什么晒太阳啦!再比如丁次,天天跟在水母后面漂浮,以为自己也是一只巨型水母,其实他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比较像某手游里惠比寿老爷爷屁團股下面那只金鱼……能招财的那种……再比如宁次,长得比人鱼里最漂亮的人鱼还要美,天天漂在洋流里对着珊瑚礁尬舞……你又没有交團配冲动!为什么一副求偶的姿势!鸣人已经不知道帮他赶走了多少条蠢團蠢團欲團动的男人鱼,一边赶一边还要不停道歉:我家傻儿子脑子有点不太正常,你不要在意!


啊,心好累,好想远离那些脑残……


鸣人决定去浅海附近散散心,虽然不需要吃东西但是一旦远离须佐的话身体就无法动弹,所以他不敢游得太远,只是在附近研究一下人类留下的痕迹——显然人类为了解决无法出海的问题也进行过诸多努力,海底的砂石中随处可见烧瓶的碎片,人类魔法师使用过的被折断的扫把,不知道是什么机器的零件,用特制布料制作成的斗篷的残骸,以及在战斗中不幸殒命的……人类的骸骨。


鸣人捞起一个头骨,拍掉粘在上面的砂石,然后端端正正放在珊瑚礁上。


“你们人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盘腿坐在海底洁白的砂砾中,一副想要亲近人类的样子,认认真真地和骷髅讲起话来。


“你一不小心死在这里,一定很寂寞吧?说不定还会很怨恨……哎呀怨恨也没有用,反正你也讲不了话,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听我讲好了——”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躺下来望着遥远的海面。


“海的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只能在须佐的周围活动,所以能见到的世界就只有那么一点,连自己到底是什么都搞不清楚,也很寂寞……当然啦,小爱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是有的事情没有办法对他讲……也许他不会理解……”


他张开双臂躺在砂砾中,阳光透过海水倾泻在他身上,他努力想象鹿丸说的“晒太阳”的感觉。


“我有的时候在想,为什么我和周围的同伴不一样呢?如果我们一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假装晒太阳,一起装成水母的样子或者一起对着珊瑚礁尬舞……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没办法團像他们一样快乐……


“我好寂寞,想要有人和我说话,可是九喇嘛都不理我……”


洋流在静静地流动,突然有什么东西盖住了他的脸,鸣人把那东西从脸上拿下来,发现是一块破布,上面画着一个团扇形的标志。


是人类的东西。


鸣人记下这个图案,然后将破布丢在一边——其实记下也没什么用,但他实在是太无聊了。


他静静地躺在海底,昏昏欲睡。


一只螃蟹趁他不注意偷走了他的骷髅。


鸣人就这样在海底躺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几乎忘了时间,直到蓝色透明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黑点。


——黑点?


鸣人揉揉眼睛。


那是一个人类的魔法师。


黑色的魔法师周身裹挟着气泡,正在海水中缓缓下降,鸣人虽然心里有点向往人类,但该有的警惕还有,立即闪身躲在珊瑚丛中——怎么回事?他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须佐——为什么须佐完全没有反应?不是一直会攻击所有踏入这片海域的人类吗?


还是说现在的魔法师已经研究出了骗过须佐的方法?


鸣人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立刻去找我爱罗告诉他们人类已经可以进来了,快点搬走,他紧张地盯着魔法师,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魔法师怎么直接过来了?像是冲着自己来的啊????


他看到魔法师从斗篷里伸出一只手。


那只手上拿着一团钢索。


……雾草!好像真是冲着我来的!


鸣人慌乱地冲出珊瑚礁,竭尽全力往须佐那边游,后方的魔法师显然是有备而来,立即对准他逃跑的方向吹了一个火球,火球擦过鸣人身侧的装饰性鱼鳍,在他的前方炸开,瞬间就将接触到的海水汽化,形成了滚烫的气泡!


“呜哇——!”


幸好鱼鳍是没有触觉的!鸣人立即体会到为什么人鱼们提到人类的时候都会咬牙切齿怨恨不已!对爱上人类的人鱼会万分鄙视!此刻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发出惊恐的尖叫,他一边逃亡一边转头看那可怕的追击者,发现对方的速度比自己快上许多——他早就追上来了!几乎要贴上他的脸!


鸣人立即翻身给了他一巴掌!


他手背上都是锋利的骨刺,这一巴掌打掉了魔法师的兜帽,划伤了他左眼下面的一小块皮肤。给了对方这么一下的鸣人不敢看他的脸,转身就逃,逃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并没有追上来,十分困惑,又忍不住转头去看。


那魔法师周身的泡泡散了,似乎是溺了水,无力地在往下沉。


……我这一巴掌有这么厉害吗?


鸣人伏在珊瑚丛里暗中窥视着魔法师,发觉他沉到海底之后再也不动了,像是一具僵死的尸体。


死了吗?死了吗?


鸣人激动地窥视良久,实在忍不住,丢了一只螃蟹过去。


螃蟹夹了夹魔法师的裤腿,觉得不好吃,嫌弃地走开了。


……死了吧?


鸣人左看右看,终于忍不住了,他挑了一块趁手的石头抱在怀里,然后小心翼翼地凑近那具“尸体”。


——如果死了就研究一下人类,如果没死的话——


就顺手砸死好了。




  


  


  



#助:媳妇打我,还把我打破了相,不开心,我决定死一死


#于是男主角卒,全文完


评论(1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