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更新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其实和万圣节没什么关系的万圣节特典……

#一发完结

#之前发过的那个在暗恋对象面前做春梦梗





佐助是算准了时间出现的。


午夜将至,能玩的都去通宵,不能玩的仍然像往常一样宅在宿舍,总之不会再闹哄哄地来要糖果了。等到走廊上一片寂静的时候,佐助才从躲藏的角落里走出来,敲响了宿舍房门。


“怎么回事……这个点还有人要糖果?”


鸣人本来打算装作宿舍里没有人的样子,奈何外面的敲门声一直耐心地持续着,他只好勉强披上衣服来开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顶巨大的巫师帽。


“咦?”


巫师帽动了,帽檐微微抬起,一张精致淡漠的脸显露出来。


“佐助?你不是回家过节了吗?”


“嗯,特地赶回来的。”宽大的斗篷里伸出一只手:“trick or treat。”


“你在逗我!我明明给过你糖果的!”


“那个不算,我又没有变装。”


“你竟然想要双份糖果!不带这么玩的!没有了!没有!”


“那就选trick吧。”斗篷下的另一只手伸出来,拿着一瓶成團人酒精饮料。


“喝吗?”


“……啧。”




  


  


  


  


其实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单独相处了。


最开始的时候被分到一个宿舍的两人看对方都不太顺眼,整天从床头吵到床尾(bushi),从倒垃圾的时间吵到饭菜的味道,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吵架渐渐变少了,似乎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朋友关系,再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气氛微妙起来,一个不会讲,一个不愿意讲,架是不怎么吵,却总是三天两头冷战,搞得宿舍里其他人都眼神微妙起来。


至于今天……可能是节日加成的作用,两人居然坐在一起平静地喝掉了一瓶酒,虽然佐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特地回来找他喝酒——鸣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就这么随意地喝醉了。


佐助盯着醉倒在桌面上的鸣人。


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即将作恶的罪犯,鬼鬼祟祟地锁门,关灯,拉窗帘,然后将鸣人往床團上拖。


……这家伙好沉。


佐助好不容易将鸣人拖到床團上,他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开始充團血,自己的手好像不听使唤,他似乎摸團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大概是鸣人的脸……


宿舍门突然被谁撞了一下。


佐助立即正襟危坐,他发现那一下撞门声大概不是路人的无意之举。


门外响起了钥匙相互碰撞的声音。


佐助当机立断,果断地把门打开。


“……”


鹿丸今天其实是被手鞠强行拖去参加万圣节变装的,这个人的变装懒惰至极,随随便便套了件休闲服留了点胡茬咬了根烟就非说自己是隔壁全职剧场某个姓魏的大龄电竞选手;和他一起去的丁次更随便,这货直接捏造了一个叫烤肉之神的角色,然后穿了件印着五花肉的外套假装自己在认真cos,再然后不幸在变装聚会上拿错了饮料,也不知道鹿丸是怎么把醉酒的丁次拖回来的。


“…………………………呃,”


鹿丸这样的机智人类很快就搞清了状况,他瞄一眼丁次的上铺:“那个……丁次的床好像太高了上不去哈哈哈哈……我去隔壁宿舍借床,你们继续。”


佐助一句客气都没讲,直接关上房门。


算你识相,哼唧。


再回到鸣人床边的时候,佐助却发现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都泄光了。


他颓然地搓團着自己的头发。


——好烦。


而某个令心烦的白團痴早已沉浸在睡梦中,双團腿舒服地夹着被子,时不时还会漏出一两句梦呓。


“……助,佐助……”


“……?”


佐助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悄悄凑近鸣人的脸。


“佐助……”


……这个白團痴在做什么梦?


在黑暗中佐助努力睁大眼睛,仔细观察鸣人脸上难得一见的表情,还有他微妙地蹭着被子的动作——


然后像是要确定什么一样,佐助缓慢地,缓慢地,伸手摸进鸣人的衣服,往小腹下方游走。


——硬的。








好的超过一千字了,不写了不写了哼唧╮( ̄▽ ̄)╭


  


  


  


  


  

#以及关于之前脑过的堕天使佐x小恶魔鸣——


佐:我都把珍贵的羽毛送给你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回礼。


鸣:???我的处團男之身都被你破了你还想要什么?


佐:就你一个破了处團男之身?在这方面我们都一样的好吗!这个不算!


鸣:哦,那我给什么?头发?指甲?


佐助仔细地上下打量鸣人,突然一把将他推倒——


鸣:等等?卧團槽???你要干嘛?流氓!!!!!


一小时后。


鸣人捂着使用过度的叽叽痛苦地蜷在地上。


佐助满意地拿着一个小烧杯走了。




  


  


三天后。


鸣:这是什么?宝石?珍珠?【拿起佐助展示给他的看起来非常精美的项链坠子】


佐:从你的【哔——】里提取出来的精华做成的……


鸣:……好的你不要再说了= =


评论(17)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