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更新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g……v拍摄实况

#今天的一千字!

#中篇筹备中,这篇本来写的时候就没带脑子之后可能更没脑子……请谨慎观看

#请勿转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评论君!

#本文拒绝对读者的三观和节操负责,请在阅读前确认自己的年龄!r18注意!

#ooc是肯定的!佐助恰拉助鸣宝宝3p注意!请注意避雷!

目录酱在这里!







虽然鸣人并没有答应佐助的告白,可酒吧里的同事很快就开始传言他已经脱单了——没办法,像佐助那样的一个男人,每天晚上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守在鸣人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他,看着他的时候又是那样的眼神——要怎样才能解释清楚那并不是自己的恋人?就算使劲否认也会被周围人劝说道:那可是个好男人!要抓紧啊!


不——鸣人的内心徒劳地挣扎道: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而且那个双胞胎兄弟还和我睡过……


糟糕透了!到底怎样才能拒绝掉!每次直白拒绝的时候佐助就会说我知道啊我现在不是正在追求你吗?可是不拒绝的话迟早……迟早会……


迟早会下雨的。


鸣人呆滞地撑着伞站在雨地里。


在他前方,佐助像往常那样等在他回家的必经之地,只不过手里多了一把雨伞。


“你……”


“我来送你回家。”


秋雨里吹起入骨的风,昏黄的灯光里雨幕模糊了鸣人的视线,他觉得今天的风有点大,雨伞有点拿不住,裤脚肯定早就被雨打湿團了——佐助在这里等了多久?


“你……今天下雨……其实你不用……”


“冷不冷?”佐助抬起拎着奶茶的右手。


“……”鸣人好似变成了一个失语症患者,张大嘴巴却讲不出一个字。


“你那是什么蠢表情?走了。”


在这样的雨夜里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佐助因此得以正大光明将鸣人揽在怀里,两人都不发一语,只有偶尔路过的车辆会打破空气中的安静。


太安静了。


鸣人忍不住要捏紧脆弱的奶茶纸杯。


他发现佐助的鬓发经常有意无意扫到自己滚烫的耳團垂上。


痒。


  


  


  


  




鸣人终于没有让佐助回去宿舍。


在这种雨天里赶人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于是佐助终于正大光明进入了鸣人的房间——搞不好这家伙根本是故意的!故意在这种天气也要坚持来送他!这样就有机会登堂入室了!自己是不是太心软了!


正在浴團室里放洗澡水的鸣人用力甩了甩头。


算了……不要想了……反正都已经进来了……


他伸手试了下水温,又检查了放在浴團室里的衣物,然后才离开浴團室去叫佐助洗澡。


佐助正蹲在滚筒洗衣机前,两人沾满污泥的裤子正在里面随着滚筒的转动搅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佐助?你先去洗澡吧……佐助?”


佐助抬头看他。


鸣人难得从他的脸上品出了“疑惑”“理解不能”“世界观碎裂”等复杂情绪。


“……佐助?”


“刚刚,”佐助像是在努力维持自己的镇定,“刚刚……我们在楼道里遇到的那个人……是谁?”


“你说带土叔?”


“带土……………………叔?”


“怎么了?”


“他……住在这里?”


“不是他,是他的男朋友住在这里。”


“……男朋友?”


“对啊,就是卡卡西老师,我们店里很厉害的调酒师,住在楼上的楼上。”


佐助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怎么了?”


“……你换个地方住吧?”


“为什么?”


“那个人出现的地方风水都不好。”


“……”


这个时候的鸣人还不知道这是宇智波家的同族相斥病,总之他不是很明白佐助在说什么,不过佐助也没有想要继续这个话题,他站起来,剁了剁发麻的脚。


“洗完澡我穿什么?”


“你不介意的话我给你准备了我的……秋衣秋裤……还有内團裤……还有今天可能要委屈你睡一下沙发……”


“沙发?”


佐助瞥一眼沙发。


“会不会有点挤?”


然后他走进了浴團室。


会挤吗?鸣人奇怪地目测了一下沙发的尺寸——我自己也经常在沙发上睡午觉……一个人睡不是刚刚好吗?




tbc.




顺便贴一下昨天被和谐的堕天使佐x小恶魔鸣




大概是偶然在人间遇到,一不小心一见钟情,两人都对这个破事十分抗拒,觉得对方有毒,但是又忍不住要yy对方yy到欲團火中烧……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找到对方准备好好发泄♂一下,见面之后就立即扭打起来……


鸣:“你踏马是有毒吧!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邪恶法术!你这个辣鸡天使!”


佐:“你踏马才有毒!肯定是你下了什么邪恶的咒!快给我解掉!你这肮脏的恶魔!”


鸣:“明明是你有毒!恶不恶心啊速战速决好吗!我看到你就脾气暴躁想骂街!”


佐:“速战速决就速战速决!你快点趴下!”


鸣:“凭什么是我!你才是给我趴下!”


佐:“我可是天使!就算堕了也是天使!”


鸣:“天使了不起啊!不就是鸟人吗?你以为就你了不起啊?劳资也是有翅膀的!”


佐:“你那破翅膀一根團毛都没有!也配叫翅膀!不要侮辱翅膀!”


鸣:“你那破翅膀才叫侮辱翅膀!整天掉毛!随地乱扔垃圾是要缴环境保护费的啊!”


佐:“垃圾???本天使的羽毛可是很珍贵的!就算扔掉也不会给你这种辣鸡!”


鸣:“劳资才不稀罕你的破羽毛——你踏马怎么总是打我脸!我要薅秃你的翅膀!”


于是两人就这样大干♂一场,期间各种攻击性不雅语言无数,最后佐助攥着鸣人的一撮头发,鸣人攥着一堆羽毛回家了。


回家之后水门爸爸看到羽毛吓了一跳。


“你在哪里勾搭上了天使?还是堕天使???”


鸣:“……什么勾搭?我只是和一个辣鸡堕天使打了一架。”


水门侧目而视:“你真的不明白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吗?而且还这么多……”


鸣:“不就是堕天使的毛……?怎么了?”


#羽毛这种设定我觉得你们都懂的我就不说了嘿嘿嘿


#怎么恶魔身上就没有这种很敏感又可以送人的零件啊


评论(3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