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更新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g……v拍摄实况

#咦怎么回事,是因为现实中鸣宝的第一发是佐助的吗,为什么每次拍片都是恰拉助先拿到一血……

#今天的一千字!

#少量没脸见人组和大量哲学组出没主意!

#本文拒绝对读者的三观和节操负责,请在阅读前确认自己的年龄!r18注意!

#ooc是肯定的!佐助恰拉助鸣宝宝3p注意!请注意避雷!

目录酱在这里!

第三话第一更这里

第三话第二更这里

第三话第三更这里






“弟……弟媳?”鸣人刷地一下涨红了脸,“啊不不不不是我没有……”


“你要干什么?”佐助和恰拉助上前一步挡住鸣人,“我警告你离导演远一点?”


“今天你们拍的是什么内容?”鼬转头望向导演。


导演:“嗯今天的剧本比较简单……翘课美术生和gay吧小舞男简单约个炮……”


鼬:“剧本拿来让我看一看?”


佐助&恰拉助:“喂快住手!你没有工作的吗!!!!!!”


很显然导演更愿意听老板的话,二话不说就把剧本递给了鼬,佐助和恰拉助的怒气值从一瞬间涨到一百,然后又突然漏气,最终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活像两只垂头丧气的鹌鹑。


“……”


鸣人觉得自己应该保持队形,于是也挤在旁边做鹌鹑状。


在鼬埋头看剧本期间,止水在黑暗处乒乒乓乓地忙碌了一阵,终于将一个大件垃圾铲出了片场,然后非常绅士地掸掸自己的衣服袖口,回来和鼬一起埋头看剧本。


鼬微微皱眉:“我觉得最近的剧本都没有戏剧性,只是单纯地在拍摄色情片,不够艺术。”


止水递上一支笔:“加一点戏剧冲突如何?”


鼬:“比如他们不一定非要同时和鸣人约炮,而是有先有后,一个先和他约了会,一个先和他约了炮。”


止水:“约炮的那个只是想玩个一團夜團情,约会的那个却是认真的。”


鼬:“两个人一直是十分默契的双胞胎,在这方面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向对方隐瞒这个人的存在。”


止水:“直到某一天,约炮的那个人撞破了他们的约会现场,之后的剧情就变得非常白学了。”


两人一边小声交流一边拿笔在剧本上刷刷刷刷,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三只鹌鹑的苍白脸色。


鼬:“这么白学的刺激现场囚禁普雷下團药普雷还有道具普雷肯定是要的。”


导演:“道具组没有买项圈和锁链哦。”


止水立刻从怀里掏出小纸条开清单:“没关系,公司最近研发了一些情趣用品,一会儿你们拿着清单去研发部领取,刚好可以做一点植入广告。”


发现不需要从经费里出钱买道具的导演喜笑颜开:“好说好说,老板你们随便改。”


等到鼬和止水改完剧本的时候,三只鹌鹑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他们用怨念的眼神控诉着:禁止掠夺x资源!打倒资本家!


宇智波鼬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这是为了艺术。”


恰拉助小声嘴贱道:“我诅咒街对面那间丸子店现在就倒闭。”


鼬和善地望向导演:“先约炮的那个人台词要写多点。”




  


  


  


因为剧本回炉重造的缘故,原定上午开机的计划被延迟了,等到下午才开始正式拍摄。


在这个剧本的设定中,佐助和恰拉助都是美院的大学生,因为实在忍受不了整天画槽糕老头的裸模课,一向不安分的恰拉助决定晚上去隔壁gay吧洗洗眼睛,顺便满足一下憋了很久的不纯洁躁动。


恰拉助从小就喜欢去各种少儿不宜的场所“探险世界”,成年之后越发肆无忌惮起来,虽然才刚刚开学一个多月,恰拉助却已经对这个gay吧非常熟悉,他非常自然地找到了不知为啥长年戴着口罩行團事作风非常低调的酒保旗木卡卡西。


“这里还有没有我没有尝过的酒呀?卡卡西先生?”


相对于整个酒吧的喧闹氛围,这个角落可以说是一个僻静的场所,卡卡西放下手里万年不变的小黄书,无聊地朝恰拉助翻了一个白眼。


“你就不能形成一种固定的口味吗?”


“我的口味一直很固定呀,就是新。”


卡卡西伸手指向舞台:“你想喝新的,那边有。”


这个酒吧每天晚上都有炫目的舞台表演,恰拉助虽然爱玩,却很少关注那个方向。他微微眯眼,首先看到的是随着动作闪闪发亮的银色项链,然后是结实又不失美妙的身体线条,再然后是挺翘的臀團部,张扬的金色头发,海水一样纯净的眼睛。


那是个新来的小舞男。


评论(2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