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君今天写满一千字了吗

立志日更千字……左右……吧

此号基本都是火影相关,主更佐鸣,话痨属性经常掉落各种奇怪的脑洞段子吐槽什么的,三观不正,慎关

微博id满头都是呆毛君

假如用这种方式玩替身梗

a失去了自己的爱人,于是他的手下b给他找来了非常像的替身c。

c是莫名其妙被绑架来的,手脚被绑住坐在沙发上怒气冲冲地盯着a,a坐在桌子那边深沉地盯了c一会儿,低声道:“不好意思委屈你被多绑一会儿,我现在有点把持不住看着你的脸就想x你。”

c:“x你爷爷的忍不住的话就把老子的脸挡起来。”

a深呼吸:“不行,不行的,让我再多看一看——”

c:“……mmp。”

于是c开始做各种翻白眼歪嘴吐舌头等幻灭的表情,两分钟后a痴汉地笑了一声。

“这张脸做鬼脸也这么好看。”

c:“…………………………………………艹”

后来a还是给c松了绑,然后c立即暴起想要打死a,结果被对方打到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蜷在地上哼哼唧唧,一抬眼发现对方特么的居然丧心病狂地硬了!

c大惊失色:“我ccccccc你离我远点!!!!!”

a按着他深沉道:“你你你不要紧张躺在这里就好我我我就是想对着你的脸撸一下……”

c一脚踹上他的老二:“滚!”

a的书房里发出毁天灭地的惨叫。

之后a在床上躺了很久,抱着已逝爱人的照片哭哭唧唧。

c一开始毫无怜悯之心,时间长了觉得他吵就凑到他面前捏他的脸,一凑近却发觉a的脸上全是眼泪。

敢情是真的一直哭到现在。

……迷之可怜怎么回事。

c有点绷不住了:“喂,你还好吧?”

哭声陡然提高。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你揍我的时候不是很有精神吗?给我振作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好吧,”眼看a脸上的眼泪开始决堤,c实在是没有办法:“我是你们捉来的替身是吧,你想让我干嘛?不要嗡嗡嗡地哭了烦死了。”

“躺……躺下……让我抱一抱?”

“你想干什么?”c戒备地捏住自己的衣服。

“不做什么……我就抱一抱……我想再抱一抱他……”

“……………………”

c神色复杂地纠结了一会,末了妥协道:“你往那边挪挪。”

“你手边的柜子里有他喜欢用的香水……稍微喷一点……”

“……艹你要求好多?”

“还有那边衣柜里有他的衣服……算了还是不要动他的衣服了……”

“………………………………………………啧。”

折腾了十分钟后,c发现状况并没有任何改善,a确实就只是抱着他没错,但是一直把头埋在他颈间一边哭哭唧唧一边念叨着爱人的名字。

……艹,老子脖子都湿了。

他同情地拍拍a的后背。

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两人终于分开了。

“你别紧张,”a抽噎着说,“我知道你不是他,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受委屈了吧?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c:“那给我来根烟吧。”

a:“啊?我家没有烟……”

c:“那算了……你很有钱?”

a:“我是很有钱。”

c:“那太好了,我没有钱。”

a:“你要多少?”

c:“我有一个儿子。”

a:“……?”

c:“喝醉酒的时候不小心和女人生的……一岁多了……我自己看不出来不过长地应该像我?”

a:“………………………………!!!!!!!”

c:“你要让他上最好的学校。”

a:“哦!”

c:“可以叫你爹,但是不能不认我,只是借给你玩玩,”

a:“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c:“有,把我绑来的那个家伙叫b吧,那个龟儿子先绑了我的儿子然后才绑的我,我很希望你现在就去把我的儿子接回来,然后——”

c冷笑:“把他也给我绑来,我要艹死他。”

a:“……………………………………………………”

a:(小声)你也是1?

c:有什么问题吗?

a:……没有。(萎)

……我特么已经哭成傻逼

不可以向我推荐虐文,不可以

#在床上蜷成一条脱水的咸鱼

突然脑到

#白学现场可不可以这么破!

攻a:明明是我先来的!我先和你走的肾!

攻b:明明是我先来的!我先和你走的心!

受被攻a攻b拉拉扯扯上下其手非常惶恐觉得自己可能要被分尸,突然脸色青白以头捶墙哭天抢地。

渣受:你们不要这样!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不要变成这样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渣受:对不起!对不起!全都是我的错呜哇哇哇哇哇哇!

渣受:如果我消失就好了!如果我不存在的话你们是不是就能和以前一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这个辣鸡的错呜哇哇哇哇哇!#作势要寻死觅活

攻a:你给我站住?谁准你离开了?

攻b:你撩了我之后就想跑?谁给你的勇气?

渣受:可是我不想看到你们这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们以前那么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们想要怎么惩罚我都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只要你们不要这样……

攻a攻b对视一眼。

攻b:你这辣鸡确实需要惩罚。

攻a:我那里有很多玩具可以用。

攻b:哼,那我出钱买套好了。

攻a:其实不用套也可以,反正又不会怀孕。

攻b:不如说能怀孕就好了。

两个攻对视一眼,突然露出会心一笑。

渣受:????????????

攻a&b一人一边架起渣受的胳膊:走吧。

渣受:………………………………………………………………救命?

#当a和b都很艰难的时候,选择c

#是我错觉吗为什么我居然觉得自己有渣受潜质?

不行了,已经饥渴到明知是虐文也点进去……一一一一上来就要电击普雷吗卧槽?#突然性奋!

有没有人给我推荐点赤鸡有修罗场限制级非常白学的原耽呀……all叶周叶喻黄叶吃太多了吃得我想爬墙……ballball大家快来帮我续一秒!

大脑突然没电

我今天可不可以请个假

( '▿ ' )

#你的爱豆向你发送了小心心!

#p2改的表情包

啊脸和手的肤色不一样……我这个捉急的画技……感觉不是很能放开刷脸……好的大家就当鸣宝脸上擦了粉吧……我会努力练习画肤色的咳……

#其实是极乐净土放毒三人组的一个pose……

#私心暗搓搓打个tag

我我我我发现最棒的不是3p!不是开车!是毁灭世界的修罗场!是白学!

#不不不不可以这样这样会被打死……

我发现了比3p更爽的存在!3p修罗场!

#快冷静下来去睡觉!

g……v拍摄实况

#今天的一千字!

#为什么后半截佐助突然开始闹别扭咦可能是我的潜意识也觉得恰拉助艹到鸣宝的次数有点多……助:我就离开一小会你们就搞上了!不开心!

#本文拒绝对读者的三观和节操负责,请在阅读前确认自己的年龄!r18注意!

#ooc是肯定的!佐助恰拉助鸣宝宝3p注意!请注意避雷!

目录酱在这里!

第三话第一更这里






假期第一天,大家都整整齐齐躺在床團上,清心寡欲,专心喝补汤。


假期第二天,恰拉助开始作妖,然后被佐助鸣人合力戴上贞操锁关进小厕所。


假期第三天,佐助去找导演选取剧本,回来的时候发现恰拉助正压在鸣人身上做扩张运动,电视里正在播放非常正经的国际新闻。


“神奇的搭配,”佐助冷淡评价,“做的时候看这种东西不会萎吗?”


“不,是为了不让我射得太快。”恰拉助趴在鸣人身上,鸣人趴在两个大枕头上,两个人就这样叠在一起缓慢蠕动着,而且下面那个还在玩psp,上面那个在看下面那个玩psp,明明是少儿不宜的场面看起来却非常不社情。


“……所以你们到底是在做團爱还是打游戏还是看电视?”


“是很认真的扩张好吗!”恰拉助拍拍鸣人的屁團股示意他把臀團部抬高,然后向佐助展示含在穴團口里的老二和按摩棒。


“怎么样?可以玩双龙了吧?”


“你在搞笑,这个按摩棒根本没有我的丁丁粗。”


“怎么可能!我摸过你的老二!绝对只有这么粗!”


“还是说你现在想要试试?”


“好吧,把那根比较粗的拿给我……”


恰拉助不情不愿地抽團出按摩棒,然后换了一根大一号的缓缓推进去,鸣人撅着屁團股忍耐着胀痛感吃进了一小节,突然绷紧身体。


“等等……慢一点慢一点……嗯……”


“碰到了?”


“嗯……”


“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说是这么说,其实忍住一直不射也不动的恰拉助要更辛苦一些,将按摩棒推到底后,内里的紧绷感逼得他抽了口气,恨不得现在就把鸣人艹到射團精。


“你还是先做吧,”佐助观察之后觉得自己这个双胞胎兄弟迟早会不举,“等会换我来。”


“哎呀,其实导演要求三天之内不要做的。”


“导演要求又怎么样,你还不是插團进去了?还有你,”佐助伸手揉鸣人的头发,“你怎么就答应给他插?”


鸣人把脸埋在枕头里,“不给插他就一直摸團我……嗯……啊……轻点……”


“……”佐助淡定地从床头的零食堆里刨出一盒pocky,咬了一根在嘴里然后坐在床團上对着正在运动的两人作寂寞抽烟状。


然后他冷不丁抬手拍了下恰拉助的屁團股:“快点。”


“这种时候为什么是你摸團我的屁團股!我要萎了!”恰拉助非常嫌弃。


“那就萎吧。”


“兄弟爱呢!你没有兄弟爱!”


“我的兄弟爱不是给你的。”


“我要向大哥告状!你这个完全没有家族团结感的宇智波!”


“我们家有家族团结感这种东西吗?”


“……”


恰拉助非常愤怒,于是他加大了胯下的力道想要吧鸣人艹射好让佐助没有那么快艹到鸣人,然而被團插射显然要比插射艰难,于是经过一番奋斗之后先缴械的还是恰拉助。


恰拉助:“……”


佐助:“其实你刚刚想要把他插射吧。”


恰拉助:“……”


佐助鼓鼓掌:“哈哈。”


“……呃。”鸣人就算再迟钝也觉得空气不对,“你们吵架是可以啦,不过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身上吵……”


“趴好。”


佐助将鸣人的脑袋按回去,然后用眼神示意恰拉助:你可以走了。


恰拉助:“……”


他慢吞吞地将自己的家伙抽團出来,慢吞吞挪到床边的沙发上,然后慢吞吞地拿起一本剧本,嘴里念叨着不就是偷吃一口嘛哼唧偷吃了又怎样第一口又不是我吃的多吃两口怎么了……


然后他翻开手里的剧本。


“诶?特别出演……卡卡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