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wifi的呆毛君

周六更新,堆积一发完结的段子破车灵感吐槽的号,慎关

……这个点被呼声活生生呼醒的我很心累,非常累#捂心

美人心计

#本周低保,虽然是点梗但是完全放飞自我

#我特么竟然起了一个这么于妈的名字,但是总感觉迷之贴切……

#手机码的,随便看看,今天太累放点水



火之国有一国君,名曰漩涡鸣人,此君可以算是半个明君,尤其慧眼识人,因此颇得人心。但此君亦有两个巨大的缺点,其一是打死都不批奏折,甚至破例让丞相住在宫中,就为了让他帮忙批奏折;其二是生性孟浪,尤其好去戏园之类的场所戏耍,甚至还与京中名角守鹤称兄道弟,不像个君主样子。

等到他认识了一个名为千鸟的角儿之后,孟浪这一点总算稍稍收敛了一点,至于不批奏折,群臣为了让他改掉这个毛病,可谓是绞尽了脑汁。

某日丞相鹿丸在宫中批阅奏折。

“鹿丸,你说,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皇上,你能有点出息吗?总不至于畏惧一个戏子吧?”

“可是,可是佐助不一样的说!”

鹿丸深深叹了口气,在他身后,火之国的皇帝苦恼地靠在龙床上,正在把玩一把黑色的扇子,而他,火之国的宰相,居然趴在桌前苦逼地批阅奏折。

“皇上,烦燥的时候忙碌一下心情就会好上许多,比如来帮我批一下奏折怎么样?话说这些本来就应该是由皇上您批阅的才对吧!”

“放心批吧鹿丸!我相信你!等会儿我会认真盖章的说!”

“喂不是相信我的问题吧!我可是一点都不想批啊!”

“比起这个,鹿丸!”鸣人突然翻身跳下龙床蹲在鹿丸面前:“我要是真的去听了我爱罗的戏,佐助会不会生气啊?”

“皇上,没人能管你听谁的戏。”

“可是我怕佐助生气的说!”

“那就不去听。”

“可是我想听!”

“……”鹿丸很想把毛笔戳到鸣人的鼻孔里:“皇上,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偷偷去,你帮我掩护一下……”

“我不干,我是丞相,我很忙。”

“鹿丸丸丸丸丸丸丸丸丸丸丸!”

“行了行了行了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鹿丸头疼地按住自己的脑袋,“佐井,让佐井帮你弄,行了吧!”

“鹿丸——!我要给你加薪——”

“加薪倒是不必了,帮忙批阅点奏折怎么样?你好歹也是个皇帝吧?”

“鹿丸,你突然不可爱了。”

“……喂!”

和所有妄图偷腥的渣男一样,鸣人生怕有人认识自己,鬼鬼祟祟潜进了剧院——今天可是守鹤出道两周年的纪念日,作为朋友他当然是一定要去捧场的!才不是爬墙什么的呢!而且佐井为他做的伪装完美无缺,绝对不可能被佐助认出来的!佐助也不可能来这里的说!

当然这些烦恼只出现在演出之前,演出开始之后,鸣人就彻底忘掉了这些事情,他愉快地看完了全场,并且和守鹤——哦这是艺名真名是我爱罗——进行了一场朋友的交流……字面意义上的纯洁的朋友的交流!

等到他心满意足回宫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到了晚饭时间。因为太兴奋了,他甚至没有发现在他在宫里等他的不是鹿丸,而是一个头发朝天炸起的少年。

“我回来了,鹿丸!今天的演出真是太精彩了!”

“是吗?”

“我好久没有见到我爱罗,他好像变得比之前更厉害了!鹿丸你也不要整天沉迷政事,下次也可以和我一起……咦?”

想要拍他肩膀的鸣人突然发现不对。

“……咦?佐……佐……佐佐佐佐……”

佐助回头朝他冰冷一瞥。

“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我……”

“女装?哼,你都没有为我穿过女装。”

“我我我我……”

“不认真处理政事就算了,还整天到处拈花惹草,你真是好棒棒啊,皇上。”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寝宫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鸣人本能地感觉到了危机的迫近,连忙往宫外跑,跑到门口却发觉门从外面被锁上了,他还听到丞相正站在外面,一边锁门一边说:“皇上,臣对不住您,但臣也是为您好啊。”

“鹿丸!你在干什么!”

“别叫了,他不可能放你出去的。”

“佐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吗?皇上?你难道不觉得我有些眼熟吗?”

“眼熟……?”

“你的兵部尚书,宇智波鼬。”佐助给了他一个提示。

“……啊!啊啊啊……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就要问你的丞相大人了,皇上。”佐助抓住鸣人的手腕把他往床上拖,“我们还是来聊一聊女装和那个我爱罗的问题吧。”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哇——!救命——!”






翌日清晨。

宇智波佐助抱着厚厚一沓奏折踏出了寝殿。

一见他出来,在廊下将就了一夜的鹿丸赶紧搓搓脸凑上来:“怎么样?怎么样?”

“亲自批完了。”

“来来来来让我看看,真不容易。”

鹿丸惊喜地拿起一本奏折翻看,却发觉指尖沾上了奇怪的液体,他奇怪地用手捻了捻,发觉那液体又粘又白又浊。

鹿丸顿时面露嫌恶:“虽然确实批了,但是……”

“嫌弃你就自己批。”

“……不,不嫌弃ㅍ_ㅍ”

#若干年后,火之国群臣又开始为皇上没有子嗣的问题发愁。

#然后他们找到了大蛇丸。

[佐鸣恰面]宇智波宅的日常

#我擦写完之后手贱点了放弃……全没了全没了!哇!

在真正领养两个孩子之前,宇智波夫夫曾经认真研究过要给孩子买什么礼物。

然后逛着逛着鸣宝宝就开始放飞自我。

“天哪这个玩偶好可爱!这个也可爱!想被它们埋住!”

刚洗完澡的鸣人穿着一条小内内毫无廉耻地在床上扭动着。

于是正在擦头发的佐助立刻压了上去。

“……你干嘛?”

“代替它们把你埋住。”

#然后就……湿漉漉的……黏糊糊的……

[佐鸣恰面]宇智波宅的日常

漩涡鸣人是一个小黄文写手。

他在自己的电脑里装了一个语音输入软件,以为从此以后就不用打字了,结果装了之后发现这破软件根本就用不上。

“你走开啦,佐助!你在这里我怎么用语音输入!( ●・ˇ_ˇ・●)”

“没关系的,你可以当我不存在( ’ - ’ * )”

“怎么可能不存在!ㅍ_ㅍ”

#后来发展出了新play:一边运动一边用语音输入小黄文∠( ᐛ 」∠)_

听说最近我太污了

#那就来点清水段子

#君臣设定!诸君我热爱下克上!

斗倒了常年把持朝政的团藏之后,小皇帝总算顺顺心心办了一次科举。

结果新科状元是个美男子,丰神俊朗一表人才,小皇帝一见他便心生爱慕,但状元心高气傲,贸然示爱恐怕会叫他不满。

于是小皇帝便掩藏了爱慕之心,最多只与他称兄道弟。

然而感情始终是压不住的,在某年除夕,小皇帝醉得一塌糊涂,拉着随侍太监的袖子要他召此时已是兵部尚书的状元来。

小太监无可奈何,只好召丞相鹿丸来救急,然而鹿丸也无可奈何,只好将状元叫来。

小皇帝抱着状元哭了半宿,丞相生怕旁人知道此事,在殿外守了一夜。

次日状元从寝殿里施施然走出来,丞相顶着俩黑眼圈,一见他就来气。

“看起来很滋润啊你这家伙。”

“哼。”

#顺便……下周又要和三次元艰苦战斗……大概一直持续到9月……因为明天要赶路所以本周低保可能会推迟一天周日更,之后会集中精力宠幸冷落已久的小号……做什么周边啦!集中精力画漫画!说好的认真画完十二本速写本呢!拍桌!周边什么的老板说了再做!

#……我觉得以我的尿性脑洞掉落不会被影响的……咳

催眠眼其实就是吐真剂吧

其实很想看佐助用写轮眼把鸣人催眠了然后酱酱酿酿酿酿酱酱

但是出现这种情节的好像都是虐梗

不不不好像也可以这样操作比如在鸣宝第n次说我们是朋友之后不耐烦的二哥把他催眠了然后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催眠鸣:不知道的说!但是我想和佐助亲近的说!

助:[把手插进衣服里]这样亲近?

鸣:啊……可以更亲近的说!

助:[脱掉衣服抱在一起]这样够亲近吗?

鸣:好像可以更……啊♂[负距离]

#结论:污可以拯救虐梗

幼师的烦恼

某日下班时间

卡卡西坐在酒吧里烦恼地向对面那个戴面具的酒保倾诉

卡:我觉得我们幼稚园的小鬼不对啊

卡:有一个金毛小鬼总跟在一个黑毛小鬼身后哭唧唧

卡:然后黑毛不耐烦了就把手指插到金毛嘴里不让他哭唧唧

卡:我的学生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酒保的内心:你这辣鸡居然一个人跑到酒吧喝得醉醺醺的!不检点!我要惩罚你!#内心蠢蠢欲动

像白纸一样纯洁什么的

在和某流浪忍者确定关系的那个夜晚之后

七代目缩在床角掩面哭泣

“鼬哥骗我!他明明说你纯洁得像白纸一样!”

“他的原话明明是我虽然纯洁得像白纸一样,但是很容易被染上其它颜色,你看看自己的头发是什么颜色。”

“难道还怪我咯?”

“当然是怪你咯。”

#怪引诱学生看咸书的卡老师

啊好难受啊好想把稿子的脑洞发出来检验一下我都不知道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有不有趣了……

咦突然脑到蝎迪

某天出门赚钱多日的蝎叔突然回到家里

发现小迪正在用手上的嘴巴给自己口

蝎叔犀利地一挑眉

“哼,很饥渴啊。”

“……………………旦那你听我解释!”

#然后干了个爽并且连手上的嘴里也塞了口球

#噫这对真是明明是年上也能搞出年下的感觉,一边摩擦一边吸……#bushi